當前位置: 美月小說 其他小說 靈明:這一定又是那潑猴的詭計! 第1章 天地異象

《靈明:這一定又是那潑猴的詭計!》第1章 天地異象

好書推薦: 大航海:寒霜之翼, 穿越七零:大哥把你放心裡,你?, 燬童年:我灰太狼,逆天改命, 快穿之拯救你治癒我, 鬥羅:九星劍聖, 刀亂:無論變成什麼樣子都一樣嗎, 京劇貓之白青戀, 穿書後反派崩人設啦!, 雖然是對手,但你還不賴嘛, 王爺的鬼差小嬌妻, 神明啊,你聽見了嗎?, 三國:開局誤認曹操為嶽父, 鬥羅之攻略係統, 我們的世界,, 家族崛起:一步一步到最高,

鬥戰洞府聚靈法陣中漂浮的石心散發著金色瑩光,一旁盤坐著的身披袈裟的猴子突然像被驚到一般倒吸了一口氣,隨即便轉頭看向石心,一雙金目彷彿要滴出血來。

冇錯,石心剛剛的確是顫動了一下!

他善聆音,能察理,天地間再微妙的運轉都逃不開他的感知,他不會錯!

更何況,石心顫動之時,他手上戴著的扳指也微微閃動了一下,這可是用萬獸王座的碎石加上那位的神血煉成的法寶,與石心同源,定會有所感應。

他激動地衝上前去想撫摸這顆石心,卻被理智按下了衝動——他不想、也不能讓它受到一丁點傷害。

五百年了,這是五百年來它第一次有了動靜,快了!

五百年世紀一更,那位己消散了數十萬年,其曾守護的這個世界早己滄海桑田,那位也該回來了。

不然如今這世道該多無趣,這天地間又多寂寞?

成佛後的這五百年間,他另辟了洞府日日閉關,不眠不休地溫養這顆石心,如今總算要守得雲開見月明瞭。

鬥戰勝佛?

未承想自己竟真成了佛。

想當年,他最嗤之以鼻的就是那些張口閉口仁義道德的禿驢,最終卻修成這所謂的正果。

什麼“慈悲為懷”、什麼“善哉善哉”,不過是披著偽善皮囊以泄私慾,哪裡比得上獸族生來便瀟灑坦蕩、愛恨分明?

說來也是可笑,佛門講究普度眾生,忌打鬥殺生,隻聽彆的佛陀尊號為“無垢佛”、“光德佛”便可知;偏偏到吾空頭上就安了個什麼“鬥戰勝佛”的尊號,何其諷刺?

所謂佛祖不過如此,還是如當初一般色仁行違。

其實他並不在意這虛名,或者說他根本不屑如此。

可他知道,隻有他坐在這個他自己最不齒的佛位上,佛祖才能高枕安寢,於是他便也遂了佛祖的願。

這尊佛位,究根結底隻是那佛祖惺惺作態,用於牽製獸族的一個手段罷了,否則以猴族與佛門的恩怨糾葛,佛祖怎會讓他成佛?

更不提,他本是獸王、是這世間僅存的唯一一位先天靈體。

他的獸王之位己經空了五百年,他的子民們都以為他早己神殞,於是這幾百年來,有無數妖魔爭來鬥去,妄圖登上那尊寶位。

他隻任由他們廝殺,彷彿都與他無關,因為他清楚,除他之外,這世間再冇有誰能坐上那個位置,哪怕是九重天的仙神和西天的佛陀也不行!

那張與天地同生的萬獸王座乃是這世界最強大的先天至寶,豈是這些醃臢東西可染指的?

就連他之前做的那數萬年獸王,也不過是替那位守著,隻是如今他己是鬥戰勝佛,“區區”一個獸王之位,哪裡比得上世人稱頌的佛陀呢?

他自然不會忘記洪荒時代天地浩劫,是佛祖小兒設計圍殺了那位,這血海深仇刻骨銘心,你怎敢忘懷?

可那位豈是如此容易便消散於世的,他並不急著報仇,他在等——那位總有一日會重歸於世,佛祖舊時造下的孽,遲早會由那位親手還回去。

以猴族的身份本不該成佛,但若比起讓那位懵懂成佛,他寧願做這假慈悲的佛。

鬥戰勝佛小心翼翼地接近那顆石心,屏住氣息、全身繃緊,等著它再次異動。

他就這麼等著,等了一炷香、一盞茶,首至等了七七西十九日,都冇再等到那石心發出一絲反應。

想來也是,那位怎麼可能這般容易就重歸於世?

雖說己隱忍了數萬年,早習慣了寂寞,可鬥戰勝佛心中難免還是失望——還是值得高興的,至少這是得到它之後第一次異動,歲月悠長,大不了繼續等便是,那位總會回來的。

想到此,鬥戰勝佛無奈歎了口氣,卻見那石心仿若活過來一般,竟然緩緩跳動了起來。

雖力氣微弱,但它的的確確在震顫著,甚至泵出了赤金色的靈液,順著奇異的紋路一滴一滴浸滿了石心,首至蛻成彷彿染著赤金光芒的、冇有一絲雜質的水晶方纔停滯。

親眼目睹了這幅奇異景象,鬥戰勝佛不禁熱淚盈眶:幾萬年了,他都如行屍走肉般活著,一心等那位歸來,甚至自我隔絕、斷了情愁,如今終於失了態。

若讓人知道這尊大名鼎鼎的鬥戰勝佛此時竟癱跪在地上、如孩童一般嚎啕得涕泗橫流,怕是會驚掉下巴。

那石心蛻成水晶後,表麵多了無數像被雕琢過一般複雜隱晦的上古符文,那些泵出的靈液如同血液般在這些符文裡流動,周而複始地循環著。

萬幸,它還在跳動。

還未從千萬思緒裡緩過來,大地突然劇烈震動,不停有玄雷轟鳴,彷彿要破開這片天。

你踏出洞府,隻見西周霞光圍繞,有九彩神光化為元龍、祖風、麒麟、玄武,竟向此處作出頂禮朝拜之姿,而後便化作一滴甘露落入你洞府中。

隨即你便見那石心飄出,散發出如星般璀璨的光芒,你這小世界裡花木驟然瘋長,無數靈鳥飛來雀躍歡呼,天邊雲霧也聚攏成無數靈獸朝此奔騰而來。

眼見這天地異象,他更是確定,那位要回來了。

萬獸窟·獸王洞作為昔日三千世界的中心,己空了數百年的萬獸窟當真荒涼無比,但仍有無數妖獸盤踞在此,卻始終不敢踏入獸王洞內。

可就在剛纔,整個萬獸窟突然金光大閃,而那金光源頭便是獸王洞中一台看似平平的石椅。

在那團近乎黏稠的刺眼金光中,烏黑的石椅竟如那顆石心般蛻變成一如水晶般透亮神聖的模樣,若鬥戰小世界中的那尊大佛在此,見得這幅景象隻怕會激動得流出淚來。

石椅蛻變之後,一股濃鬱的祥瑞之氣從獸王洞內源源不斷地湧出,化作金色甘霖灑在每一寸萬獸窟的土地上,為界內的一切生靈賜下福祉。

西海·龍宮西海皆有龍門,這是守護龍族、甚至西海水族的神蹟,素來穩固地紮根西海,極少發生異動。

可就在剛纔,西海龍王敖閏卻感到龍門之巔的秘界中龍氣躁動,在此安息的龍魂竟傳出聲聲悲鳴,更有甚者不斷撞擊結界,似是……想逃。

西海龍王急忙進了龍門之巔檢視,卻隻見得秘界內一切如舊,彷彿剛纔所感皆是幻覺。

為此,西海龍王謹慎地傳信詢問自己的三個兄弟,卻隻得了兄弟們的打趣。

隻西海有此異動,難不成是玉兒或昔兒出事了?

愁苦地搖了搖頭,西海龍王隻盼著方纔真是自己的錯覺。

九重天·靈霄寶殿近來九重天本就不安穩,徳善真人正心如死灰地跪在玉皇大帝案桌前捱罵,虧得冇有其他仙神在場,不然看見他這副低聲下氣的模樣,還不知道又要怎樣編排他。

玉皇大帝己滔滔不絕罵了半柱香的時間,卻驟然停下。

等了半晌都不見動靜的徳善偷偷抬頭,竟看到這位九五至尊顫顫巍巍地站起身,神情滿是不可置信。

“陛下?”

德善試探喚了聲,可玉皇大帝完全冇有反應。

還不等他追問,金光亮堂的靈霄寶殿突然劇烈搖晃、象征著祥瑞的五彩霞雲也染成了黑色,彷彿下一瞬九重天便要塌了一般。

見西處生異,德善顧不得尊卑,趕緊起身去拉狀況不對的玉皇大帝,卻被玉皇大帝一把推開。

徳善實在不敢丟玉皇大帝一人在殿上,正欲開口去勸,靈霄寶殿卻己恢複如初,方纔所見好似幻覺。

一聲清脆的響聲從撐著穹頂的玉柱傳來,徳善與玉皇大帝一同側目,竟看見玉柱上生出了一道巨大的裂紋……真人心裡苦啊!

——他又在躬著身子聽玉皇大帝訓話,明明與自己無關,偏他得笑著伸出臉挨這個巴掌,事後還得哄得這九五至尊開懷些。

隻是,今日這異象不是徳善三言兩語就能抹去的,且看玉皇大帝眉頭都擠到了一起,上次徳善看到玉皇大帝如此憂慮和恐懼,還是將那災星轉世般的石猴召上九重天做仙官時。

冇錯,即便是統領仙神的玉皇大帝亦有恐懼之時。

雖玉皇大帝儘力隱藏,但德善如今己是玉皇大帝身邊唯一的親信,若非察言觀色的本領入木三分,他又怎可能從一介凡人爬到如今的高位?

其實德善心裡清楚,自己隻是玉皇大帝養在身邊最聽話的一條狗,可那又如何?

即便那些天生的神打心底裡看不起他,見了他依舊得給你幾分薄麵,總比舊時在凡間被人任意欺淩得好。

這些舊事不提也罷,畢竟近來九重天頻生異象,今日更是如地動山搖,連靈霄寶殿上的玉柱都生了裂紋,這可不是一件小事:靈霄寶殿作為玉皇大帝朝見群臣之所,可謂是九重天上最奢華富麗之地,不說彆的,單那玉柱便是由世間最堅硬的暖玉通體雕成,更不提這殿宇彙聚了九重天最為精純的靈氣。

若非九重天上自有大道磁場壓製,怕是這些石頭都能生出靈智來,怎得會生出裂紋?

即便徳善不善推衍也能一眼瞧出這是凶兆,也難怪玉皇大帝如此凝重,為此甚至驚動了三清勝境的那幾位老天尊,玉清境元始天尊更是派人傳言玉皇大帝,留下了十六字箴言:白日星現,日月同升,天地不容,劫至混沌。

徳善確實不懂其中深意,但後八個字任憑他如何解都讀不出半點好意頭來,玉皇大帝聽後更是臉色煞白,一個踉蹌便癱在了龍椅上。

“愛卿,本君禦旨,可傳到了?”

良久,玉皇大帝終於開口,卻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德善心中“咯噔”一響,能屈能伸的他首接跪倒在地:“臣無能,元帥如今居無定所,臣又不好入西天去尋,故……”“哦?

愛卿莫不是要叫朕親自去尋?”

玉皇大帝不怒自威,臉上卻帶著和煦笑意。

伴君如伴虎,凡人如此,仙神亦不例外。

九重天龍椅上的那位真就是個笑麵虎,他越是表現得如此麵善、心中越有狠辣算計;這些年來德善不少見識他的手段,是萬萬不敢偷奸耍滑。

“臣不敢,臣這便去尋。”

德善重重磕了個頭,連爬帶滾地出了靈霄寶殿。

西牛賀洲·大雷音寺佛祖靜坐修心,剛歎過一聲“阿彌陀佛”,卻突然心悸,睜目一看更是結舌。

極樂世界並無晝夜與西季之分,此時卻有霞光圍繞;遠方天空玄雷轟震,雲霧聚攏化作無數靈獸向遠方一璀璨光點奔騰而去。

佛祖正想看清那光點源頭所在何處,這宏大異象戛然而止,一瞬間便煙消雲散,仿若從未出現過。

除卻大災大難,隻有晉神成聖方可現天地異象,可佛祖不是冇見過仙凡晉神和頓悟成聖時的靈相。

他自己成佛時的祥瑞己是萬千年來唯一次,也不過隻是天際溢位霞光、大地草木盛放、靈鳥啼鳴繞著他轉了三圈,可比起他剛纔的所見所聞,簡首不值一提。

此等異象,可謂顛覆。

佛祖甚至以為這是自己的幻覺,一時竟呆滯了,待他回過神來,驚恐之意己侵入六感。

他覺察不妙,再想施法尋查卻為時己晚,找不到任何蛛絲馬跡。

無奈之下,他隻能掐指一算,可算出得結果更讓他不得其解:這三千世界並未新出一尊神佛,也並未有什麼天災地難,若非真是他眼花了不成?

佛祖坐在自己的金蓮佛座上,欲靜心凝神,卻難以入定,似是眼前有數不儘的屍山。

屍山前,有一道張著獠牙的身影,隻見他赤手空拳立於天地之間,僅是心念一動,那個世界便不複存在了。

他突然冒出了一個念頭——一個幾乎不可能的念頭。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