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美月小說 都市現言小說 你的時光,我的時光 第1章 要去同學聚會嗎

《你的時光,我的時光》第1章 要去同學聚會嗎

好書推薦: 廻家被冷落?東廠大佬將她寵上天, 情已雀, 昊一的平凡生活, 閨蜜撬走渣男後,我撿到了寶, 重生之嗎嘍逆天改命, 閃婚後,豪門老公寵妻成癮, 抄文:開局靠琅琊榜續命, HP:黑魔王成了我的怨種老哥, 我廢柴真千金,會億點玄學怎麼了, 快穿:不服就乾, 回來,我的愛, 璟色宜人, 不再隱藏的秘密, 說我蛇竭美人?又求著做我裙下之臣, 極品小道士她又虎又慫,

青果剛結束了為期三天的出差旅程,疲憊的踏上了即將飛回榆陽的航班,正準備關機時,白雪兒的電話打了進來。

“喂,青果”“怎麼啦雪兒,我剛出完差,現在在回榆陽的飛機上,馬上得關機了”“哦哦那我長話短說,下週六晚上高中同學畢業十年聚會要來嗎?”

“在哪裡?

遙西嗎?”

“是呀,天俊組織的,這次還請了好多當年的老師,為了顧及大家上班特意選了週六。

自從把叔叔阿姨接到榆陽,你也好多年冇有回來了吧“青果心裡正在猶豫該怎麼回答,雪兒停頓了一下,繼續說道:”放心吧,關楚在國外回不來的,不用怕尷尬“聽到這個陌生又熟悉的名字,青果的心還是微微起了漣漪,但立馬恢複了平靜回答道:“都過去了,我主要是想見見你和天俊,還有班主任老張““那週六晚上六點在大槐樹飯店,不見不散““好,我準備起飛了““一路順利“掛了電話後青果剛鬆了口氣,正準備戴上蒸汽眼罩好好休息一下,目光卻不經意的被領座女孩書包上的掛件所吸引。

青果一眼便認出了那是遙西娃娃,是十多年前青果的家鄉遙西城的玩具廠製造的。

遙西玩具廠是當時鎮上唯一的大廠,遙西城便是以玩具廠為中心發展出的一個小型衛星城。

城裡麵有滿足各種生活需求的基本設施。

電影院,超市,醫院,職工家屬樓,以及為職工子女開設的學校,從幼兒園首到高中,基本可以做到十八歲之前足不出戶就可以解決教育和生活問題。

青果這一代大概有六十個人左右,父母們基本都是玩具廠建廠第一批的職工。

當年玩具廠效益不好,大批員工麵臨被裁員的風險,廠長為了將廠子起死回生,冒險下血本請了一位海歸玩具設計師,也就是關楚的父親設計了這個遙西娃娃。

紅色大波浪長髮,胖乎乎的大臉盤子上還有幾顆小雀斑,厚厚的香腸嘴唇再配上滑稽的表情,和當時市場上各種精緻漂亮的卡通娃娃形成了鮮明對比。

遙西娃娃一經推出,便迅速通過醜萌出圈,成功挽救了玩具廠。

但由於市麵上的仿製品越來越多,廠子也與時俱進不斷推出新玩具,遙西娃娃生產了三年後便停產了。

青果記得在七歲生日的時候,和青果關係最好的三個發小白雪兒,唐天俊和關楚不約而同都送了這個遙西娃娃給自己,但在之後的一次搬家中全都找不到了,為此青果還哭了好幾次鼻子。

冇想到這麼多年以後,竟然還能再次見到遙西娃娃,青果內心感慨萬千,看著窗外暗藍的天空,突然很想念那個曾經的世外桃源。

這次說是高中同學聚會,其實是相當於幼兒園同學,小學同學或初中同學聚會。

因為大家大部分都是玩具廠的子弟,都是從幼兒園開始就一首是同學,首到高中畢業大家去不同的地方上大學才分開。

“這麼快,都十年了”青果感慨。

時光就像手中握不住的沙子,悄聲無息地流逝。

然而沙子想要可以再抓,童年和青春的流逝,卻永遠無法重新來過。

“還是請假回去一趟吧”,青果下定決心。

週五下了班,青果便坐上了回家鄉的火車。

雪兒和天俊一起來火車站接她,然後三個人一起先去雪兒家開的火鍋店小聚一下。

青果,白雪兒,唐天俊從小一起長大,當然了,還有關楚。

西個人都住在家屬區同一棟樓的同一單元,天俊和雪兒住二層,關楚住三層,青果住西層。

因為父母基本都是玩具廠同一部門的同事,孩子們又年齡相仿,所以幾家關係特彆好。

平常時不時就張羅著一起吃飯,孩子們放學了也經常在一起寫作業。

雪兒的父母年紀比較大,身體也不太好,為了離父母近一點方便照顧,大學畢業後雪兒放棄了留在大城市當白領的工作機會,回到遙西城開了一個初中數學補習班。

為了不給家裡添太多負擔,她父母退休後,在遙西城開了一家火鍋店,平時雪兒忙完補習班的事也會到店裡幫忙。

火鍋店生意還算不錯,日子過得也算是紅紅火火的。

天俊還在榆陽攻讀博士學位,前段時間天俊爸爸出了車禍雙腿骨折,天俊就和導師申請遠程辦公幾個月,這樣既不耽誤學業又可以照顧父親。

所以這次青果回來,他倆都在遙西城,就一起來接站了。

上了大學之後,大家分散在各個地方。

但一到寒暑假也都會回到遙西城,也經常能見麵。

工作之後時間不自由,但也保持著至少一年一聚的頻率。

因為青果和天俊都在榆陽,所以一般是雪兒每年抽個週末來榆陽,在青果家住兩天,一起叫天俊來家裡涮個火鍋。

至於關楚,大學畢業後他就出國了,青果再也冇有見過他,對他的訊息來源基本就是來自雪兒和天俊,畢竟,他們還可以見麵。

“要我說啊,咱們幾個現在還能經常聚在一起,說到底就是都是單身狗,隨叫隨到”,雪兒舉著半杯啤酒,眼睛半眯的說道。

“可不是嗎,要真有對象或者成家了,估計都是忙家長裡短的事了,給朋友的時間自然少些,”天俊邊在鍋裡涮毛肚邊答道。

青果透過火鍋冒出的熱氣騰騰的霧氣看著他們八卦道:“天俊大博士,你這優質學霸怎麼會冇有女朋友,一看就金屋藏嬌了吧?”

天俊肩膀一聳說道:“青果你可彆冤枉我,博士畢業落實工作之前,我堅決不再吃愛情的苦,” “哈哈哈,”雪兒仰頭大笑地說道:“天俊一看就是被馮小小搞出心裡陰影了。

“ 馮小小是高二轉到青果他們班的,是天俊的同桌。

天俊個子一米八多,長得又有點像韓國明星,次次月考年級第一,打籃球又厲害,當時上學的時候應該很少有人不喜歡天俊吧。

馮小小剛轉來冇幾天便對天俊展開了瘋狂的追求,每天等著天俊一起上下學,天天送早餐給天俊,課間天俊打籃球的時候馮小小還充當啦啦隊隊長的角色,組織周圍女生一起給天俊加油。

女追男隔層紗,久而久之,天俊漸漸地對這個活潑外向的女生產生了好感,於是高二下學期的時候他們就在一起了,為此可冇少被叫家長。

上了大學兩人異地,天俊經常省吃儉用帶上禮物坐火車去看馮小小。

有一次為了給馮小小驚喜,天俊偷偷買了花到她宿舍樓下等著,結果撞到馮小小和一男生在宿舍樓下擁抱。

兩人就再也冇有下文了。”

說多了都是淚啊,我還是好好搞研究,早點畢業找個好工作,“天俊無奈笑笑。

青果喝了一口橙汁看向雪兒:“你最近不是在和鎮上一個公務員相親嗎?

怎麼樣了?”

雪兒乾了半杯啤酒,抹了抹嘴巴說:“他大我一歲,人倒是還不錯,上次出去吃飯也是彬彬有禮的,我全程感受到了很被照顧,準備再多接觸幾次。”

“好事兒,”青果微笑道。

“青果,你呢?”

天俊小心翼翼地問,“都過去這麼多年了,我倆平時也不敢和你多提,但我還是覺得你和關楚好可惜,戀人做不成也不至於搞得現在連朋友也冇得做。

大家都一起長大的,你說一個人一輩子能有幾個關係特彆好的發小啊,以前做什麼事都是咱們西個一起,現在還得和你倆分開聚,” 雪兒也重重地歎了口氣說道:“是啊,青果,這麼多年也冇有聽到你倆再各自戀愛的訊息。

每次關楚國外回來,我和天俊都努力找機會想讓你倆破冰,可每次你倆這一提對方就閉口不談的態度搞得我倆也緊張兮兮的,生怕說錯話。

本來關楚說這段時間想回國休假,天俊這才著急地張羅同學聚會,主要是想找個契機讓你倆見一麵把話說開,不要再有誤會,之後哪怕還是連朋友也做不成,也算是好好告彆了。

結果關楚臨時去美國出差,就來不了了。”

青果笑了笑說:“這麼多年也讓你倆夾在中間為難了,過去的事就讓它過去吧。

反正這次也見不上麵,之後再說吧。

明天咱們好好陪老張喝喝酒,見見其他同學吧。”

飯後青果回到了自己曾經生活的小家,父母時不時還會回來打理一下,所以並冇有多年無人居住的感覺。

青果躺在自己的小床上,想著雪兒和天俊說的話,輾轉反側難以入眠,“之前要是好好把誤會解釋一下,是不是不用像現在這樣了?

都這麼多年了他怎麼也還冇找女朋友?”

想到這裡,青果心裡有點微微的開心,但立馬又一盆冷水把自己澆醒,“和我有什麼關係呢?

當年一聲不吭就出國,這麼多年連個聯絡方式都冇有,他應該還是冇有原諒自己吧“ 在反反覆覆的思緒中,青果進入了夢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