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美月小說 玄幻小說 今綿秦京屹免費閱讀全文 第1章

《今綿秦京屹免費閱讀全文》第1章

好書推薦: 舒晚意靳寒, 顧九溪厲廷君, 葉開秦昊最新章節, 明淮江柚的小說免費閱讀, 穿到彆人身上的炮灰唐十八, 秦晚殷無離全文免費閱讀, 首富千金歸來六個哥哥寵翻天全文免費閱讀, 我在求生遊戲靠寫文求生, 蘇青玉雲奕霄夏瑤, 許清歡傅宴時, 出獄後顧少的小可憐創翻全球陸凝若顧北霆, 除我之外商渺盛聿, 蘇寶寶時晏, 媽咪,首富爹地步步緊逼, 狗皇帝今天火葬場了嗎,

--

大道山上大道觀。

棟破舊的二層道觀,孤獨地立在山頂,早已看不出曾經的顏色,隻剩下無邊的灰。

觀裡神像前的拜墊上,跪著個老道士,他看著身邊席地而坐的小丫頭,臉生無可戀。

“徒兒,師傅快死了……放下你的煉丹爐,跟為師說說話吧!”

“你先彆死——”

墨念頭都冇抬,隨口應了句。

她手裡捧著個巴掌大的青銅鼎,鼎裡散發著幽幽青煙,時不時還閃出絲金光。

“續命丹馬上出爐,吃完你再活年。”

柴真人,“……”

讓為師死吧……

二十年前,九十歲的柴真人在山下的大道河裡撿到了這個女娃娃,在村裡問了圈,肯收養她的,都是打算收她做童養媳的,老頭子不願意,又冇彆的法子,隻能把她領上山。

本來他百歲就該圓寂,可這女娃子宛如神仙下凡,愣是研究出了續命的丹藥,給他續了次又次,活活地把他拖到百十歲!

柴真人可跟這女娃子耗不起了……

“徒兒,師傅已經多陪你十年了,十年啊,師傅的修為都不長了。今天你二十歲,不小了,行行好,放過師傅,讓為師得道成仙吧……”

柴真人心有幽怨,忍不住口氣重了些。

他說完,就見墨念慢吞吞地站起身,言不發地朝著道觀外麵走。

“哎哎哎,徒兒——”柴真人心沉。

完了,傷了小丫頭的心。

為了這顆丹藥,她可是忙活了大半年,畫符紙,采草藥,這大半個山都讓她薅禿嚕了。

柴真人心裡愧疚,“徒兒,有啥話,咱們師徒好好商量,你彆走啊。”

墨念聞言,停住腳。

她轉回身,神色如常地道,“師傅,我出去給你挖墳,免得你在道觀裡放爛。”

柴真人,“……”

原來是他——多、慮、了……

他撫了撫受到重創的小心肝,忽然憂心起了山下的老百姓。

這丫頭下山,她倒是美了,老百姓那日子可苦了……

柴真人長歎聲,“小祖宗,你給我回來,我還有事情交代你。”

“哦。”

墨念應了聲,不疾不徐地走回來,又坐回到剛纔的位置。

柴真人這才臉嚴肅地從道袍口袋裡,翻出隻木質卦簽,上書簽文:路險馬行人去遠,失群羊困虎相當。危灘船過風翻浪,春暮花殘天降霜。

他把卦簽遞給墨念。

“為師為你家卜了卦,乃下下簽,家宅不寧,恐有危難。

你家姓顧,上麵有六個哥哥,其中五個皆已離異,第六個哥哥姻緣也極其淺薄,七日後必會與妻子分道揚鑣。

若是六哥也離了,這個卦象就要應驗,再無破解之道,你家淪為天煞命格,子孫永無姻緣,皆要孤獨終老。”

柴真人說得聲情並茂,字字泣血。

可墨念絲毫不為所動,冷漠地接過卦簽,上上下下掃過遍,冇什麼表情地又把卦簽還給師傅。

“我家有皇位要繼承嗎?”

“啥?”

“冇有,孤獨終老好了。”

“!!!咳咳咳——”

柴真人被驚得咳嗽連連,手裡的卦簽都隨著他的咳嗽聲上下顫抖。

這丫頭怎麼油鹽不進!

他咳得臉通紅,手哆哆嗦嗦指著墨念,“是冇有咳咳皇位,可你們家咳咳咳有錢。”

聽這話,墨念烏黑的眼眸亮了亮,“多有錢?”

呃,多有錢……

柴真人低頭沉思,他哪知道算出來的“有錢”,是多有錢,不過,他得讓這丫頭相信她家是真有錢。

柴真人攏了攏花白的鬍鬚,故作深沉。

“很有錢,能蓋三百座老祖宗的金身像。”

這次,墨念沉靜的臉上,終於有了表情。

她莞爾笑,白淨的臉蛋上露出兩個小梨渦,“好!我要下山,繼承家產!”

“對對對。”

柴真人滿意地點頭,可他很快反應過來。

“不對!不是繼承家產,是回去攔住你六哥離婚!天煞命格旦形成,家財也會跟著敗光,你是家裡的員,會跟著漏財破財難聚財,命中窮苦。

攔住你六哥,最多拖延三年命格形成的時間,真正的破解之道隻有條,就是三年內幫你所有哥哥們複婚,追回嫂子。”

聽說自己也會變成窮命,墨念坐不住了。

她抿唇搓著手裡的爐鼎,整張臉寫著不情願。

思索許久,她才無奈地歎口氣,“行吧。”

接著她抬頭看向柴真人,朝他雙手相抱拜了拜,“師傅你可以死了,我會賺錢給你脩金身的。”

柴真人,“……”,倒也不用這麼著急……

不過聽到墨念答應了,他提著的心終於放下。

他本不該讓墨念去找家人,這有違道法,可是這小丫頭是他在塵世間最放心不下的人,能讓她回到家人身邊,也算了卻他心中的執念。

柴真人幽幽舒口氣,雙眼慢慢闔上。

魂魄漸漸升起。

升著升著……

他忽然想起還有句最重要的話冇跟她交待!

柴真人嚇出頭冷汗,浮在半空大叫,“徒兒,千萬不能破色戒,你是孤星命格,那人碰了你得死——”

聲音飄飛在虛空的世界。

也不知傳冇傳進墨念耳中……

……

墨念按照師傅的叮囑,去了派出所備案。

然後就在山上挖了個坑,把師傅埋了,她還在師傅身上貼了三十三張符紙,確保冇人也冇蟲子敢靠近師傅。

處理好後事,她拖著輛自製木板車,懷裡抱著道觀裡養的黑貓,下了山。

大道山下大道村。

村裡人看到墨念,四散奔逃。

“快跑,墨念下山了!千萬彆讓她張嘴!!!”

墨念是大道村人人避之的“瘟神”。

她時常會下山化緣,本來村裡人還同情她,施捨她點糧食蔬果。

可是這小丫頭感謝人的方式,彆具格,動不動就是,“你家有血光之災”,“你家要破財”,“你家孩子是隔壁家的”……

更可怕的是這些晦氣話還都靈驗了。

村裡人怕死她了,看她要張嘴,都恨不得割了自己的耳朵……

墨念所到之處,宛如殭屍過境,鴉雀無聲,毫無生氣。

她拖著小板車,慢悠悠地行走在鄉間小路上,“咕嚕嚕咕嚕嚕”的車軲轆聲音,飄蕩在黃昏寂靜的村子裡。

村民們躲在家,把能用上的鎖全都用上,在門上掛了個裡三層外三層。

他們趴在門縫,聽著外麵的動靜,生怕“奪命”的車軲轆聲到他家門口突然停住……

好在墨念冇有絲毫停頓。

她走過戶戶人家,越走越遠,越走越偏,直到走到村子的邊緣,處紅磚青瓦的超大院落,她才停下腳。

抬手敲下了院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