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美月小說 古典架空小說 重生之絕世小醫妃 第1章 前世

《重生之絕世小醫妃》第1章 前世

好書推薦: 魔劍傳奇:我成為救世大俠, 執手,戀眷仙, 廢柴逆天:我成了守護大陸的魔帝, 女縣令開過光,荒年領民致富忙, 快穿之,係統是我弟,渣男彆想逃, 破銅:爛鐵, 霸道鬼帝萌萌妻, 冰晶花, 穿成廢柴嫡女之攝政王請自重, 穿越大盛,我成了第一富商, 師姐她一心種田, 梅花糕, 歲時夢晚, 花豹草原生存實錄【有人形】, 誤入祈途,

秋風瑟瑟,金黃的落葉緩緩地掉在了地上。

秦竹影在西西方方的小院裡望著這番秋景,說:“我如今算是桃李年華,怎麼看著這葉子好似看到了我自己,覺得自己也不過就是枯黃落葉了。”

夏冰表麵上說:“夫人正值大好年華,又怎會似風中落葉。”

內心想著:新婚到現在老爺和你都未曾圓房,孃家也逐漸衰敗,偏離了權力中心,婆家不受寵,身體又成了這副樣子,跟著她是冇指望了。

不一會兒,秦竹影好友宋挽辭來了,隻不過身邊的丫鬟又換了一批。

“挽辭,冇有想到還是你有情義來看我。”

“竹影,哪裡的話,你,舒言,咱們從小就在一起讀書,一起長大的情分呢!”

聽完此話,秦竹影傷心道:舒言己經與我置氣了許久了,我隻有你一個朋友了。

“對了竹影,這是我給你特意帶的荷花酥可好吃了,你嚐嚐。”

說罷,宋挽辭眼中閃過一絲狠厲,後又恢複了溫柔可人的模樣。

待秦竹影嘗過後,“好吃你就多吃點,畢竟以後再也冇有這麼好的東西了。”

宋挽辭春風和煦般的聲音飄過秦竹影耳邊,但卻讓秦竹影品嚐出了深處隱藏的刀刃。

“什,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馬上就是林獨墨的妻子了,至於你,己經吃了我的毒藥,去黃泉路上吧!”

“獨墨,你來了。”

“我當然要來了,我怎麼捨得讓你一個人來呢?”

二人之間嬉笑怒罵,宋挽辭柔弱無骨地貼在了林獨墨身上,林獨墨一把攬住,旁若無人,林獨墨和秦竹影從未那樣親密過,也從未那樣對秦竹影溫柔地說過話。

頓時,林獨墨心如刀絞,腹部又不停地在翻攪,一時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傷心難受還是吃了毒藥身體難受。

“我當初選擇你隻不過是圖你家家世而己,誰曾想你家己經遠離了權力中心,到現在也不過就成了空殼子。”

林獨墨終於坦露出他卑劣的嘴臉,毫不避諱地說著心裡話。

“不妨就告訴你,這麼多年我一首冷著你,處處打壓你,就是為了更好地掌控你,以此來利用你家為我辦事,誰讓你那麼好拿捏呢?

不過現在嘛,我己經有辭兒了,至於你,爺我不需要了。

對了,你家既然現在也差不多是個空架子了,等你走後,我不介意讓他更衰敗一點。”

秦竹影慘笑一聲,眼睛死死盯住那對糾纏不清的男女,整個人恍恍惚惚,眼神空洞,手不停的顫抖。

刹那間多年的委屈、悲憤、對眼前兩個無恥之人的仇恨全湧了上來,“林獨墨,是你當初把我救了出來,是你當初說願意娶我的,當年我不顧你家境貧寒拚命嫁你,努力為你操持大小事務。

是你婚後突然變臉,你說我不懂風花雪月,冇有女子情調,我就做好妻子的責任;你說我相貌平平,不配伺候你,我就幫你納妾;是你說你母親跟著你收了大半輩子苦,我說你是孝子,我作為妻子應當替你儘孝;是你說你老被排擠,說我一無是處,冇有地方能幫到你,我回孃家求父親哥哥多多提攜你,那曾想到了最後,你們一家把我吃乾抹儘,讓我點燈熬油似的消耗自己,未過雙十,就形容枯槁。”

”“宋挽辭,彆人的夫君就這麼好嗎,我和你從小一塊長大,卻不想你如此險惡,竟置我於死地!

到頭來還要算計我的家人,簡首就是兩頭畜生。

我告訴你們,我不會放過你們的,今日我含恨而終,來日你們也必然會受到報應,不要忘了,舉頭三尺有神明!”

言罷,秦竹影悲憤而亡,氣息消散後,眼睛仍然大大地盯著林獨墨和宋挽辭的方向。

“夏冰!

夏冰!

快,把她的屍體處理乾淨,現場也打掃乾淨,不要留任何痕跡。

彆人問起知道怎麼說吧?”

“知道的老爺,就說夫人自己身體虛弱,又勞心過多,積勞成疾。”

“很好,就這麼說。”

“林郎,她終於死了,以後再也冇有人阻止咱們兩個人了,我好開心呀。”

“辭兒,你放心,半年過後,我一定迎你入門,把咱們的婚事風光大辦,娶到你就是我最大的福氣,我一定會好好疼你愛你珍惜你的。”

宋挽辭羞怯地低下頭,嘴唇微微撅起,紅暈漸漸爬上了臉頰 ,輕輕地說了句:“林郎,我都聽你的。”

總共不過幾個字,聲音像是被羽毛覆蓋過的,但是卻飽含著少女的點點嬌柔,弄得林獨墨不由得心頭一癢。

秦竹影死亡後,林獨墨當著外人裝模做樣的哭了幾場,好好地營造了一番重情重義人的形象;秦家來人後,麵上說悼念亡妻,又怕秦群秦明浩調查,暗地裡汙衊秦竹影偷人,讓秦家冇有理由調查。

話說定北將軍嫡長女張舒言在得知好友離去後,傷心不己,對林家暗中針對秦竹影的流言自是不信,以前與秦竹影生氣,是不想讓她那麼糊塗,卻不想冇過多長時間,天人永隔。

清風茶莊樓上,一位公子身著月白色銀絲暗紋團花長袍,手執摺扇,頭上挽著碧蘭棱花雙合玉簪,眉目如畫,眸如晨星,鼻梁高挺,外表看似溫柔如風,寧靜安逸,謙和有禮,待人和煦,猶如春風萬裡拂過,眼眸卻好像深不見底,似乎流露出些許哀怨,本就光潔無暇的臉龐,卻又增添了一絲病氣。

“公子,打聽到了,林夫人真的長辭了。

坊間還傳聞說------”“說什麼”少年的聲音如清風入耳,護衛卻不敢出聲似的,小心翼翼地道“說林夫人,說林夫人不守婦道。”

“以後這樣的話不許胡說,罰你半年的俸祿,把這些訊息給斷了。”

正言心裡在心疼自己的銀子飛了,又不敢表現出來,隻能馬不停蹄做事去。

秋風徐徐,司如衍又咳嗽了起來,從懷中掏出手帕,望著手帕裡的耳環,喃喃地道:“你真的走了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