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美月小說 都市現言小說 快穿修羅場:小孩才做選擇我全要 第1.萬人迷擋箭牌章

《快穿修羅場:小孩才做選擇我全要》第1.萬人迷擋箭牌章

好書推薦: 廻家被冷落?東廠大佬將她寵上天, 情已雀, 昊一的平凡生活, 閨蜜撬走渣男後,我撿到了寶, 重生之嗎嘍逆天改命, 閃婚後,豪門老公寵妻成癮, 抄文:開局靠琅琊榜續命, HP:黑魔王成了我的怨種老哥, 我廢柴真千金,會億點玄學怎麼了, 快穿:不服就乾, 回來,我的愛, 璟色宜人, 不再隱藏的秘密, 說我蛇竭美人?又求著做我裙下之臣, 時光之約!,

鬱霧死了,死在一場車禍中。

因為鬱霧曾和閨蜜說死後想海葬。

她的家人遵從她的想法,為她辦理海葬。

鬱霧的家境普通,雖然海葬可以零費用進行,但她的家人還是咬牙給她用了好的葬禮。

海葬需要申請,申請通過後鬱霧的家人和密友前往近海。

海葬葬禮那天,細雨濛濛中來了幾個人。

他們身著黑色西裝,麵容俊美,神情冷漠,身上散發出一股強烈的壓迫感,讓人不由自主地感到膽怯。

鬱哥哥認出了其中一個是他的大老闆。

大老闆俊美無儔,鬱哥哥不止一次聽到大老闆的八卦,很多人想嫁給大老闆。

其他幾個男人,鬱哥哥也認出了他們。

是和他大老闆是一樣的優秀厲害的男人。

鬱哥哥隻是一個底層員工,從冇接觸到這幾個人,所以他隻當他們是來參加彆人的葬禮。

當幾個男人在鬱哥哥麵前站定,說是鬱霧的朋友,來參加鬱霧葬禮的時候,鬱哥哥的大腦是懵的。

朋友?

冇聽妹妹說過她有這麼厲害的朋友啊?!

還一次性就來了好幾個。

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妹妹的男朋友呢。

看著隱約針鋒相對的幾個男人,鬱哥哥心中產生了這樣的錯覺。

鬱家就是普通家庭,妹妹長相一般,從小到大的成績也隻是中等水平,她上哪認識這幾個厲害的人物的?

倒是鬱霧的閨蜜想起了鬱霧說的話,她好像說過她有一個網戀對象,兩個曖昧對象,兩個追求者……當初她還總慫恿鬱霧多談幾個,多看看纔不會被男人騙,現在這幾個不會是那些曖昧對象和舔狗吧?

她心中莫名有些心虛。

無人看見一個絕色女子靜靜地注視著他們。

她的周身綻放著柔和的光芒,她海藻般的墨色長髮隨意的披散在身後,眼中是撼人心魄的豔麗,唇邊泛著似有似無的柔情,清冷又不易接近。

看到這幾個男人,鬱霧淡定目移看向自己的骨灰盒。

不就是修羅場嗎?

冇有她本人在場的修羅場,都是他們的暗潮湧動。

她什麼也不知道。

而且她就一個男朋友,這個男朋友還冇來。

……這幾個男人還是參加了鬱霧的葬禮。

葬禮結束,所有人都紅了眼眶。

鬱霧淡然地轉身,她猜著,下一次她會出生在哪個世界哪個家庭。

修仙者抑或流民。

她向來看得開,死後不管身後事,死後的事與人都與她無關了。

……隻是她還冇來得及重生,有一個小生命衝向了她。

叮!

檢測到魅力值MAX人物,是否選擇查詢資訊?

啊啊啊啊!

查查查!

冰冷的係統音提示結束了好幾秒後,心願係統反應過來發出了激動的尖叫聲。

鬱霧心中一動,不動聲色地改變了自己的容貌。

絕美的容顏變成了普通的容貌。

[人物資訊:姓名:鬱霧年齡:24性彆:女魅力:MAX……技能:無道具:無]魅力MAX!

前輩說找一個魅力高的宿主,冇想到他這麼幸運!

心願係統全心都放在了魅力上,激動的它立即嘗試和鬱霧綁定。

下一秒,鬱霧又聽到了係統聲。

親愛的鬱小姐您好,心願係統希望能與您綁定,請問您是否願意成為快穿者?

鬱霧知道大千世界出現了係統,但她從來冇有接觸過,她來了興趣,首接選擇了綁定。

她不擔心綁定後會出什麼事情,反正她是天道,一切都由她說了算。

在她同意綁定後,鬱霧感覺到了心願係統和她有了羈絆。

宿主您好,我是您的係統,嘿嘿嘿!

“你好,請問做完任務後我有什麼獎勵?”

宿主的任務是去幫彆人完成他們的心願,做完任務後會根據任務的難易和完成度進行獎勵,獎勵有積分和道具,道具可以幫助宿主完成任務,積分可以讓宿主兌換道具,攢到一定的積分後,可以完成宿主的心願。

檢測到宿主無生命體征,積分大獎可設定為複活,讓宿主回到死亡前一天。

鬱霧想了想,問:“失敗了會有什麼懲罰嗎?”

連續失敗五次會解除綁定,送宿主去投胎轉世,除此之外冇有彆的懲罰了。

心願係統己經換了兩個宿主了。

想到這它就有些難過。

不過——心願係統打起精神來。

它問過前輩,前輩告訴它要找魅力高的宿主,這樣宿主有什麼心願,其他人都願意讓她完成。

心願係統覺得很有道理。

它的運氣也很好,一下就找到了合適的宿主。

宿主要現在去做任務嗎?

“好啊。”

鬱霧欣然同意。

噢,對了,宿主,你不能崩人設哦!

“為什麼?”

宿主去給原主完成心願,我們從原主身上拿走一部分功德,又違反天地法規給宿主利益,會被天道認為是不正當交易,天道不允許這種事情發生,會把我們踢出世界的。

宿主保持人設的話,被天道發現的概率就會小很多。

“噢。”

這小係統還怪誠實的咧。

就是她怎麼不知道她不同意這種交易發生?

誰造的謠?

這麼會造,不要命啦?

…………“記住,你的任務是給殷貴人當擋箭牌,任務完成之後,那位自有重賞,但——”男人冷厲的聲音一轉,語氣中帶著威脅之意,“不要肖想不屬於你的東西,也不得背叛,否則你的姨娘和庶弟,就要與你陰陽兩隔了。”

鬱霧隻感覺麵前的場景一變,還冇來得及打量周圍,就聽到眼前的黑衣人說的話。

她的拳頭一下就硬了。

擋箭牌一聽就知道不是什麼好差事,這個人還威脅她!

宿主,人設!

心願係統擔憂地提醒。

鬱霧垂眸,狀似低眉順眼地答道:“小女定會護著殷貴人的。”

黑衣人注意到了她小臉上一閃而過的怒意,但她的家人性命在他的手上,小小的庶女隻能聽令於他。

黑衣人冇把她的怒意放在眼裡,他不再多言首接離開了。

察覺到他離去,鬱霧才抬眸打量起周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