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美月小說 其他小說 夫郎與我一統天下 第1章 以身入局

《夫郎與我一統天下》第1章 以身入局

好書推薦: 大航海:寒霜之翼, 穿越七零:大哥把你放心裡,你?, 燬童年:我灰太狼,逆天改命, 快穿之拯救你治癒我, 鬥羅:九星劍聖, 刀亂:無論變成什麼樣子都一樣嗎, 京劇貓之白青戀, 穿書後反派崩人設啦!, 雖然是對手,但你還不賴嘛, 王爺的鬼差小嬌妻, 神明啊,你聽見了嗎?, 三國:開局誤認曹操為嶽父, 鬥羅之攻略係統, 反派:桀桀桀桀桀桀, 網遊:我運氣比較好,

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

排雷:雙男主!!!

攻胎穿 雙強 諸國紛亂時代兩位主角互寵互助,事業型雙男主,最終目標實現大一統,結束戰爭。

攻:寒江雪,又稱江雪公子,乃是寧國西君子之一,父為護國公,母為長公主。

自幼便聰穎通透,學識出眾,容貌俊逸。

受:孤舟,夢閣閣主,流玉樓背後東家,神秘莫測,鮮少現身。

麒麟兒,幼時被燕國國師收為徒,傳武藝、醫術、事理。

本書三性彆,男性、女性、麒麟兒(外貌男性,但身體結構上兩者皆有),各國性彆地位不一,由當權者決定。

正文寧國天雲三年,冬日的寒風呼嘯著吹過街巷。

寒江雪漫步在街頭,突然,幾名黑衣刺客從暗處湧出,他們的劍閃爍著冷冽的光芒,首刺寒江雪。

雪花紛紛揚揚地飄落,與劍影交織在一起。

寒江雪的劍法猶如飛雪般靈動,每一劍都帶著凜冽的寒氣。

刺客們圍攻著他,卻難以近身。

在激戰中,寒江雪的劍劃出一道圓弧,斬斷了一名刺客的兵器。

刺客們見狀,愈發瘋狂地進攻。

雪花落在寒江雪的身上,他的白衣漸漸被染紅,姍姍來遲的護城衛將刺客團團圍住。

“公子,公子,您小心些。”

剛纔收到寒江雪示意躲在暗處的書童知秋,這會趕緊出來扶住自家公子。

再晚一點,就露餡了,知秋瞅了一眼公子貌似因虛弱力竭而蒼白的臉,暗暗想著。

打發完護城衛值班的將領,寒江雪在知秋的“攙扶”下,慢慢“挪”進馬車中。

一進入馬車,原本看著奄奄一息的人,瞬間恢複活力,一邊指揮知秋趕緊烹茶,一邊往嘴裡塞點心,哪有一點江雪公子的優雅風範。

知秋有些無奈,公子自幼便聰穎善斷,行走在外時,素來也是溫潤如玉的世家公子模樣,故有寧國西君子之一的美稱。

但隻有護國公府和公主府的部分人知道,公子其實是個隨性的人。

“您的傷如何?”

知秋有些皺眉,他家公子想以身入局,他隻有支援的份,但看著這白衣裳都變成紅衣裳了,知秋還是有些不忍心。

寒江雪懶洋洋的回道:“大多是彆人的血,但給我包紮的誇張點吧。”

休整了會,寒江雪感覺自己終於舒服了,冬日裡就應該暖爐熱茶候著,不到萬不得己,誰又會願意去冰天雪地裡吹寒風。

雖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寒江雪還是長公主腹中的胎兒,但畢竟保留了二十幾年的現代記憶,寒江雪內核裡,依然有著種花家家人的許多共同性格特點。

生來便享受了榮華富貴,寒江雪便不會在口頭上到處去強調那所謂的人人平等,在自己弱小時試圖挑戰整個貴族階級。

適應時代,不愧於心,儘力而為,方為真君子。

馬車被喚去了公主府,長公主聽聞兒子遇刺受傷,早就“心急如焚”,在大門口便“哭”上了。

這一出,惹的路人也不由關心起江雪公子遇刺一事,加之公主府所在街道多為達官貴人,恐怕明日上朝,就會有大人彈劾護城衛了。

護國公府其實與公主府就在同一街道上,等護國公趕到公主府時,寒江雪也纔剛剛坐下,見到父親來,他隻好又起身行禮。

“江雪,身體髮膚受之父母,無論你想做什麼,為父都支援,但切不可讓自己再受傷,讓你母親與我擔心。”

一向穩重的中年將軍,這會也忍不住細細叮囑。

不問緣由,隻求他平安,得此父母,一生之幸。

寒江雪心中觸動,他笑著應了,一旁的長公主聽完他們說話,連忙讓人上一桌清淡的席麵。

不管是做給外人看,還是考慮到兒子手臂上那一道傷口,長公主都安排的很妥當。

護國公和長公主隱隱猜到了他的舉動的用意,卻並冇有多加評價,而是相信他,讓他自己佈局,並暗暗配合。

翌日,大朝會。

“臣有本奏。”

禦史大夫彭遠出列。

“說吧。”

龍椅上的寧帝正覺得有點無聊,看到彭遠奏本,不禁起了幾分興趣。

寧國朝堂無人不知彭遠最是剛首,眼裡容不得一點沙子,逮誰奏誰。

大部分官員隱隱猜到了他意欲何為,但不敢出聲。

語不驚人死不休,彭遠道:“臣奏護城衛將軍譚修屍位素餐,昨日大街上江雪公子遇刺,身受重傷,京城治安可見一斑。”

護國公老神在在的站在一旁,等到寧帝問到他後,他才神色恭謹的回道:“犬子的確受傷,但性命無憂,至於護城衛是否玩忽職守,自由陛下聖裁。”

寧帝看了一眼這個老狐狸,嗬嗬兩聲:“護國公是苦主父親,如此信任朕,朕倒不好讓其失望。”

“罷了,譚修暫且留職思過,護城衛領命之權,由國公二子寒江影暫領,諸位覺得如何?”

眾臣心思各異,卻紛紛應諾。

散朝後,戶部侍郎和禮部尚書慢慢走到最後麵,兩個人悄聲討論著剛剛朝上之事。

“陛下舉動,尚書大人可解其意?”

戶部侍郎瞥了一眼禮部尚書,問道。

禮部尚書一邊捋著鬍子,一邊搖頭:“聖人之意,你我心知肚明,何必在這試探。

彆的不說,護國公府畢竟曆經三朝,即使現在軍權己不在手中,但護國公之威也能在軍中做到一呼百應,陛下有所忌憚正常。”

接到訊息,正在“養病”的寒江雪停下了往火鍋裡夾菜的動作,對知秋說道:“去請江影來。”

……“哥哥,明明是你受傷,陛下為什麼給我權利?”

寒江影像個小炮彈首沖沖的進門,一臉氣鼓鼓的。

“我受傷了,當然不能領權了。”

寒江雪一邊讓人加碗筷,一邊給他遞了杯熱茶暖身子。

寒江影眯著眼睛喝茶,聞著火鍋**辣的香味,搖了搖頭。

“哥哥可彆騙我了,陛下定是不懷好心!”

“慎言,隔牆有耳。”

“好吧,但哥哥身邊應當是乾淨的吧?

當真不能議論?”

“除了在我這裡,其他地方,所有犯上的話都老實在肚子裡憋著。”

寒江雪斥完弟弟後,又忍不住給他解釋。

“我們陛下非昏庸之輩,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

當年讓父親尚了母親,順勢收走大半軍權,這些年也把剩下的軍權收攏回了皇室,如今唯有護城衛還不在他手中。

我原想著幫他一把,借他的手對付譚家,未曾想他倒是生出離間我們兄弟二人之心,甚至不惜讓護國公府重掌護城衛軍權。”

“哈哈哈哈,離間我和哥哥,陛下當真是有趣。”

寒江影忙著往哥哥碗裡夾肉夾菜,順勢還讓知秋端了一碗牛乳酥酪。

哥哥最是喜歡這道甜品了,這還是隻有他知道的事情,想到這,寒江影不由得有些得意。

寒江雪笑著看弟弟忙來忙去,心裡想著,畢竟,當今陛下的皇位可來的不容易,殺兄弑父之名,是怎麼都無法洗脫的。

相比兄弟之情,陛下自然更相信利益動人心,護國公府隻會有一位公子繼承爵位,若是換到彆人家,怕是早就爭的天翻地覆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