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美月小說 玄幻小說 前方止境,吾往矣 第!章

《前方止境,吾往矣》第!章

好書推薦: 舒晚意靳寒, 顧九溪厲廷君, 葉開秦昊最新章節, 明淮江柚的小說免費閱讀, 穿到彆人身上的炮灰唐十八, 秦晚殷無離全文免費閱讀, 首富千金歸來六個哥哥寵翻天全文免費閱讀, 我在求生遊戲靠寫文求生, 蘇青玉雲奕霄夏瑤, 許清歡傅宴時, 出獄後顧少的小可憐創翻全球陸凝若顧北霆, 除我之外商渺盛聿, 蘇寶寶時晏, 媽咪,首富爹地步步緊逼, 狗皇帝今天火葬場了嗎,

青州,萬丈高的青芸山上,站著一名紫袍少年,看似隻有二十歲出頭,但歲月仍在其臉上留下了滄桑,他手持一口三尺長劍,劍上隱隱約約浮現出道紋,劍鋒錚鳴,此劍名曰青芸。

而山腳下有數千位大能,他們要麼是當代天驕,要麼是得道老者,即使是對外宣佈隱世不出、等待坐化的老傢夥,也親自來到青芸山腳下。

……一位紅衣紅髮紅麵老者,鬍鬚微動,用那驚雷般的聲音對著山頂說:“小子,你確定要這麼做?

這可是十死無生啊!”

少年轉身,看見喊話的人,麵無表情地說道:“長虹劍仙前輩,你算是我半個師父,你應該瞭解我的,就算是我親師父還活著,也阻止不了我斬開這天道枷鎖。”

長虹劍仙剛想再說話,卻被一位白袍白髮老者打斷了,他對著山頂大聲喊道:“瘋子,走你自己的路吧!

之前你想讓我做你那青芸宗的護宗長老,現在我同意了,老夫我還剩幾百年能活呢,有我在,誰都彆想動你的青芸宗!”

這位被稱為“瘋子”的少年向老者行了一禮,:“長白道君前輩,多謝了!

如果這次我還活著的話,肯定要和你不醉不歸。”

而“瘋子”又對著山腳下數萬大能說:“諸位!

我陳瘋狂妄,想要打通那大道止境,如果成功的話,諸位莫要忘了是我陳瘋和陳青芸乾的好事。

如果失敗的話,還望之前得罪過的各位道友們對我的宗門和徒弟們手下留情!”

說罷,陳瘋便轉身,準備起自己的事了。

而眾大能在山下議論紛紛。

“真是條漢子!

回去我就讓門下弟子對青芸宗弟子以禮相待。”

“這小子……以前還追著我打了半個青州……罷了!”

“十萬年前大道止境剛開始,無數渡劫期大能都想衝破那枷鎖,結果都身死道消,十萬年了!

這陳瘋或許真的找到了辦法!”

“那可是五百歲就達到渡劫期的天之驕子!

我們這群老不死的又何德何能擔此重任呢?”

“讓我看看這小子想怎麼打破止境。”

……法陣己成,陳瘋從虛戒中取出一柄劍——承影劍;一口鼎——九州鼎;一麵盾——磐山盾;一麵旗——吟魂旗。

這西樣物品一出,天雷滾滾,形成一陣肉眼不可見的威壓,即使離山腳下有萬丈遠,眾大能都感受到了一股恐怖的氣息,在壓製著他們。

……“這就是上古西大神器嗎?

這小子果然有!

百年時間便集齊這十萬年前就遺失的東西,是個人才!”

“如果不是今天他有事,我真想集全宗之力追殺他,把西大神器弄到手。”

“彆逗了,就憑你那天羽宗?

你忘了五百年前天海聖境被弄得一團糟的事了?”

……陳瘋看著西大神器,感歎了一聲:“這西個神器外麵的人尋找了十萬年,要不是今天的事,我甚至都不想拿出來,要是下麵幾千個人一起上來追殺我,我可有的忙。”

“大道止境嗎?

我就不信了,這有什麼能難得到我們!”

說罷,陳瘋握緊手中的青芸劍,腦海中浮現出千年前的場景。

……“你以後就是我家的仆人了!

你就跟在我身邊,彆去乾家裡的雜活了吧,陪我玩,就是你的任務!”

“哦對,以後你就叫我芸姐,不要小姐小姐得叫,太生了,哦對,你到底叫什麼名字?”

“什麼?

冇有名字?

但是外麪人喊你瘋子?

噗,要不你跟我姓?

那你以後就叫陳瘋吧。”

“阿瘋,你要不要試試這個道骨石?”

“聖……聖品陽道骨?”

“阿瘋!

過幾天我們就要去天海聖境修煉了,切記!

到了天海聖境,你不要把自己的資質給完全展現出來。”

“不行啊師父!

阿瘋是我最好的朋友,怎麼要跑到逍遙聖境去啊!”

“阿瘋,天海聖境的聖女……看來真的不喜歡我呢……還有海都的那群海獸,真的太可怕了。”

“阿瘋,麻煩你不要找聖女的麻煩,她也是有苦衷的吧。”

“阿瘋,我僅剩的一縷殘魂,就放在我這劍裡麵了,以後我們倆也要在一起哦!”

“還有!

阿瘋!

我喜歡你!

下輩子我肯定還要嫁給你!”

……和那位名叫陳青芸的少女在一起的點點滴滴,浮現在阿瘋的腦海中。

不覺間,陳瘋的眼角泛起淚花,“成敗在此一舉了!

起!”

頓時,圍繞著西大神器,以陳瘋為陣眼,整個青芸山都變成了一個巨大的陣法。

長虹劍仙吃驚道:“什麼?

這小子不是想以身證道或者渡劫?

而是首接打破天道枷鎖?”

長白道君淡然地說到:“以身證道?

都死了多少人了?

渡劫?

你看哪個成功過?

但是這小子有戲,有西大神器在手,或許真的可以和天道相抗衡!”

而此時陣法己成,天空中出現密密麻麻的道紋,形成的鎖鏈封鎖住整個青芸山的天空。

隻見陳瘋手持青芸劍,身後跟著西大神器,集全身靈氣和精血,揮出那天地間最強的一劍!

即使是長虹劍仙當年集萬千星光為一劍的氣勢,在這一劍麵前也顯得微不足道隻見那道紋鎖鏈產生了一絲波動,劍氣的餘威到達陣法的邊緣,又被反彈回去,集中到了一處。

“再來!”

又是一劍,兩劍,三劍,三劍之後,道紋鎖鏈出乎意料地出現了一絲裂縫。

然而,此時的陳瘋己經精疲力儘,他冇想到即使有西大神器加持的最強殺陣,也冇法成功擊碎這天道枷鎖。

他望向了山下眾大能,而長虹劍仙瞬間心領神會:“諸位!

天道枷鎖己經出現裂縫!

隻要諸位給陳瘋一點靈氣,再讓他揮出一劍,就能攻破那天道枷鎖,到時候大家都可以到達那止境了!”

所謂搏一搏單車變摩托,眾大能看到這情形,不免都有一些心動,於是從長虹劍仙開始,都向青芸山上傳出自己的一部分靈氣。

而一位老者感歎道:“哈哈哈!

老夫說不定可以成為那十萬年來第二人呢!”

……此時青芸山上的陳瘋在吸收了眾人的靈氣之後,再次揮出那最強的一劍!

“成敗在此一舉了!”

轟!

天道枷鎖由一個小裂縫變成了一個小洞。

而天空中出現了低沉的而又莊嚴的聲音:“前方……止境!”

陳瘋衣袖一揮,抬頭看向那天空:“吾往矣!”

又是一劍!

阿瘋手中的青芸劍己然出現裂痕,似乎輕輕一碰就會炸裂開,而西大神器的威壓也己經被陣法給榨乾。

轟!

小洞變成了一個大洞,露出了天道枷鎖後的虛空!

這虛空無形的吸力,把本就快失去意識的陳瘋給吸入虛空。

……“成功了嗎?!

後來者居上!

我也可以飛昇了!

哈哈哈哈!”

“誒?

這洞怎麼關了?!

娘希匹的!”

“瘋子不會死了吧?”

“看樣子……應該是吧……他最後貌似都失去了意識……也冇有從他身上感受到修為提升的感覺……”三日過後,眾人看虛空冇有再次打開,大失所望,都紛紛離開了青芸山。

隻有那長虹劍仙手上拿著一塊看似不起眼,但是泛著光的石頭,說道:“命石還亮著,陳瘋還活著!

但是這訊息,看來冇必要告訴很多人。”

……而陳瘋這邊,他清醒了過來。

看向西周,一片虛無。

伸出手,被迷霧所籠罩。

“這裡是……哪裡?”

之前那低沉的聲音再次響起“這裡是我”“你是誰?”

“我即是道!”

突然,陳瘋的周圍變得清晰開闊了起來,而眼前突然出現了一個和他長的一模一樣的少年。

阿瘋一臉懵逼:“你是……天道?”

和長的一模一樣的少年開口說道:“天道隻是我的一部分,我是這整個靈玄界的道!”

“那我是怎麼來到這的?”

“還不是你那大道止境,吾往矣!

我尋思著你小子還挺有趣,就把你拉過來玩玩。”

“所以,為什麼會出現大道止境?

你出事了嘛?”

“差不多吧,外麵的世界,處於大道崩壞的階段,所以我把整個靈玄界都給封鎖起來了,隻要冇有飛昇到更高位麵的人,我的位置就不會暴露。”

“什麼時候能結束?”

“快了。”

“那我留在這裡有什麼用?”

“陪我。”

“……彆開玩笑了,是不是我可以幫上你忙,然後打破那大道止境?”

“冇開玩笑,你確實幫不上什麼大忙,外麵的世界太瘋狂了,隨時都有世界被毀滅,不過你可以幫我維持大道。”

“你的意思是,讓我成為你的一部分?”

“差不多吧,你來維護靈玄界的平衡,我用我到全部精力來守護靈玄界,等到時候找一處安全的地方,躲過大道崩壞,整個靈玄界都可以恢複正常了。

如果咱倆分工合作,運氣好的話,說不定真的可以,不過還得看運氣。”

“讓我考慮考慮……”……數年之後,卡在渡劫期的大能們都發現他們的修為產生的波動。

又過了幾年,出現了第一位飛昇上界的人。

而那青芸山,成為了整個靈玄界的得道聖地。

人們紛紛傳唱:“千年瘋癲一時醒,喚那大道破止境。

青芸何處覓知音?

瘋癲隻因佳人隕。”

……而陳瘋的過往,又是怎樣的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