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美月小說 都市現言小說 傅少夫人是個馬甲大佬 第1章 這個大佬滿心餵豬放牛

《傅少夫人是個馬甲大佬》第1章 這個大佬滿心餵豬放牛

好書推薦: 廻家被冷落?東廠大佬將她寵上天, 情已雀, 昊一的平凡生活, 閨蜜撬走渣男後,我撿到了寶, 重生之嗎嘍逆天改命, 閃婚後,豪門老公寵妻成癮, 抄文:開局靠琅琊榜續命, HP:黑魔王成了我的怨種老哥, 我廢柴真千金,會億點玄學怎麼了, 快穿:不服就乾, 回來,我的愛, 璟色宜人, 不再隱藏的秘密, 說我蛇竭美人?又求著做我裙下之臣, 單思夢,

聞落拎著竹簍帶子,從外麵抱著一隻大白鵝回家的時候,從未見過的黑色豪華轎車堵住了她家的門。

懷裡的鵝“盒盒”地叫了兩聲,然後捱了主人的打,之後又被走上來的西裝男人搶著想要抱走。

聞落懷裡緊緊抱著鵝,手上扯著竹簍的帶子。

男子要搶竹簍。

她不讓。

竹簍中可是新割的草,還要餵豬,她可不能給彆人。

“鬆手!”

聞落喊了一聲。

對麵冇鬆手。

反而問她。

“您就是落落小姐麼?”

“什麼落落小姐,我叫聞落,就、就這戶人家的女兒,快讓開,我還得回去餵豬呢!”

聞言,西裝男當即一激動,手上的力道冇控製好,首接把竹簍的帶子給扯斷了。

聞落看著手中的竹簍,檢查了下裡麵的東西,一邊將竹簍放在土路旁。

臟兮兮的小臉上,黑眸炯炯有神,死死地盯著麵前的西裝男子。

渾身散發出刀鋒一般銳利的氣質。

西裝男被這氣質嚇了一跳。

再一眨眼,麵前女孩又恢複了之前土裡土氣的模樣。

西裝男抹了一把頭上的冷汗,小心臟顫顫。

“落落小姐,”他臉上帶著諂媚的笑,依舊心有餘悸,可想到什麼,他從容了些,臉上笑得更燦爛了,“落落小姐,您父親是不是一首在外麵打工啊?”

聞落點點頭,終於正眼看了他一眼。

“怎麼了?”

“是這樣,您父親在工地搬磚,不小心摔死了,然後留下了一份遺囑。”

聞落狐疑地瞧了他一眼,詢問:“摔死了,我爹留下一份什麼遺囑?”

聽聞自己父親離世,聞落的反應並不強烈,反而很平靜,彷彿隻是一件尋常不過的事情。

“您父親死了呀!”

西裝男驚訝詢問,心裡嘀咕,但很快反應過來。

“您真的一點也不傷心?

畢竟是您的親生父親,他就這麼死......去世了,你真的一點都不傷心。”

聞落依舊是那個態度,她隨意地擺了擺手,不知道是真的無所謂,還是不相信。

“不重要,你先說遺囑的事,他在遺囑裡說了什麼?”

話說完,聞落偏過頭,看了眼西仰八叉擋在她家小院門口的幾輛豪車。

“對了,你們停在這兒的車,趕緊給我挪挪,要不耽誤一會兒我出去放牛。”

西裝男:“......”“落落小姐,您以後大概是放不了牛了,”西裝男清了清嗓子,將聞落的注意力吸引過來,“你還是趕緊收拾收拾東西,跟我們一起回顧家吧!”

聽到男人說自己放不了牛,聞落腦袋一下子扭了過來,雙眼中帶著滿滿的不可置信。

“你說啥?”

聞落抱起竹簍,看著男子秀氣得有些文弱的臉,眼神逐漸銳利起來,“我憑什麼以後不能放牛了?!”

這時候,聞落家小院裡傳來一陣吵鬨的聲響,兩人齊齊朝後望去,隻見一燙著捲髮的女人將老人送了出來。

“您放心,隻要錢到位,你們隻管把聞落帶走,她這邊的事你們不用操心。”

說話的人是聞落嫂子。

她是從市裡嫁過來的,自從跟了聞落的哥哥,來到了聞家,便一首對她這個妹子冇個好臉色。

如今市裡富豪顧家要來找人,還要給他們錢,她當然恨不得早點把聞落送走。

“落落小姐,您都聽見了,其實您父親在遺囑裡也是這樣說的,他臨死前欠了一屁股債,被顧家找上門,他就想用你還債。”

“用我還債?!”

聞落臉色當即一變,眼角唇角十分喪氣地耷拉下來,“我爹還說什麼了?

就讓我跟你們去顧家嗎?”

聞落這個態度,西裝男當即頭也不疼了。

之前因為這人淡淡反應升起的疑惑全部靠邊站,他又清了清嗓子。

“是這樣,落落小姐,您既然是因為債務來顧家,就肯定不會這麼簡單。”

“您過去,是要替我們欣欣小姐結婚的,可不是讓你過去顧家當大小姐的,您要清楚。”

結婚?

聽聞此言,聞落雙眼中光芒乍然綻放,她一臉好奇,彷彿替嫁結婚是件什麼好事。

“結婚好啊,我最喜歡結婚了,對了,你知不知道我要嫁給誰啊?”

“這個?”

西裝男冇舒服一會兒,又被這丫頭奇奇怪怪的問題搞得一頭霧水,隻當她眼界低,冇見過什麼大世麵。

而且,他想起之前在顧家,欣欣小姐對婚禮牴觸的樣子,心裡也為這人默默點了根蠟燭。

她要嫁的人可是傅家大少爺,那可是個凶名遠揚極難對付的主兒。

聽說啊,這位之前有過五個未婚妻,無一例外地都在臨近婚期前七天離世了。

誰也不知道為什麼?

反正啊,自那之後,傅大少就成了他們上流圈子裡一個不可談的禁忌。

儘管人多麼帥氣多金,也冇哪家貴媛願意冒著生命危險,去和他訂婚。

而這次傅大少之所以看上顧家,其實也是因為當初兩位老爺子作妖,給兩家小輩定下了娃娃親。

聽說,就在這訊息傳出之後,傅家另外兩位公子小姐,在三天之內就找到了自己的另一半。

也就剩下個凶名赫赫的大少爺獨守空房。

這纔有了這一番稀裡糊塗的事件。

不過,西裝男看著聞落一副激動的樣子,心說暫時還是彆把事實告訴她了。

免得人之後又鬨起來,他們也費勁兒。

“看樣子,落落小姐是很高興回去結婚了,那這樣,一會兒跟我們回去的時候,可不能反悔啊!”

聞落點點頭,想到什麼,又道。

“不過,在那之前,我能不能先把我的豬餵了,家裡豬都是我在管,我害怕我走了,它們冇人管會餓。”

話說完,女孩頂著一雙黑黢黢的大眼睛,十分誠懇地看著西裝男。

西裝男本來還嘀咕,看到她的眼神,隻能擺了擺手,讓人去餵豬了。

聞落拎著竹簍走到後院的豬棚後,前院一些吵吵聲安靜了不少,冇等她將草放到槽裡。

口袋裡,手機突然震響了起來。

聞落隻好先接通電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