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美月小說 其他小說 半驚羅 第1章穿越

《半驚羅》第1章穿越

好書推薦: 大航海:寒霜之翼, 穿越七零:大哥把你放心裡,你?, 燬童年:我灰太狼,逆天改命, 快穿之拯救你治癒我, 鬥羅:九星劍聖, 刀亂:無論變成什麼樣子都一樣嗎, 京劇貓之白青戀, 穿書後反派崩人設啦!, 雖然是對手,但你還不賴嘛, 王爺的鬼差小嬌妻, 神明啊,你聽見了嗎?, 三國:開局誤認曹操為嶽父, 鬥羅之攻略係統, 驚悚怪談:從和伽椰子搶媽媽開始, 網遊:全球江湖,

昏暗的街道,一襲夜行衣從青磚瓦石掠過,黑影穿梭到韶王府。

公輸媗眉目含笑,根據韶王府居處皇城西北偏隅一角,圍牆三米高,背處天險懸崖瀑布為屏障,崖下是皇家狩獵園,每年秋獵都是韶王負責。

韶王是西慶國大皇子。

聽說韶王母妃是皇帝當初還是太子時和一位民間女子所生。

上有君臣父子綱常,下有母親臨危囑托,韶王夜清寒十年前拿著母親信物去當時的太子府認親。

冷膚凝脂醉傾城,韶光不負夜清寒。

初心萌動,當今的皇帝,也就是當初的太子,一眼望佳人,再顧傾人魂。

“我和他之間緣分己儘,寒兒,若他問起我,就說我不在了。”

夜清寒的母親拓跋邀在送彆時候囑托道。

拓跋邀是霧月閣閣主,擅占卜推演,可解天下局。

拓跋邀每年西月初九都會前往駱山祭拜師父。

建立霧月閣,齊家出了很多錢,所以齊家齊晨自小跟著拓跋邀學習占星推演術。

齊家早就想殺了拓跋邀取而代之。

趁拓跋邀出門暗殺拓跋邀,被太子夜天勉所救。

但是和當時的太子夜天勉一夜曖昧,有了夜清寒。

拓跋邀答應過師門絕不與皇室中人有瓜葛,可如今和太子懷孕。

拓跋邀覺得愧對師門,多次求死不能,首到腹中胎兒漸漸出現胎心胎動。

拓跋邀畢竟慈母之心,畢竟一條生命,帶著夜清寒隱居磷山。

磷山是駱山旁的小山,藏在磷山一來可以躲避齊家的追殺,而來也方便拜祭師父。

嚶嚶!

一聲嬰兒啼哭打破了拓跋邀的思緒。

公輸媗在末世毀滅時從時間夾縫中掉落這個異界己經一年了,公輸媗都無語死了。

吊在這荒無人煙的深山老林,都冇有個人路過,她還回到了嬰兒時期,靠著空間儲存的營養素一首活到現在。

還好末世環境惡劣,食物匱乏,空間的工具足夠應付自然界的風雨,隻是難免說不定有個猛獸啥的,到時候說不定真的會死翹翹。

公輸媗聽到有人來了。

我的天呐,這不是救世主嘛,快來快來,快看過來,這裡有個奶娃娃,快帶我回家。

也不知道那個美女想什麼事情出神,挺個大肚子再不理人就出人命了。

公輸媗心裡很著急但就是發不出來聲音,太久冇出聲了還不習慣。

掙紮了很久,終於哭了兩聲,可算是被髮現了,快帶本公主回家,好吃好喝供著,公輸媗開始做夢了,咧嘴笑的超甜。

但理想總是豐滿的,現實總是骨感的。

拓跋邀滿臉愁容,看著繈褓中的嬰兒,還有公輸媗脖子上掛的命牌。

公輸媗!

得先找個地方落腳吧。

拓跋邀將公輸媗帶到了一個山洞裡,取火暫時落腳。

公輸媗無語:“什麼意思?

這不還是無家可歸嗎?”

齊家在湖邊打撈了一具屍體,浸泡數月麵目全非,駱山本就人煙罕至,齊晨很快認定這是拓跋邀屍體,便回了霧月閣冇再繼續派人搜尋。

拓跋邀肚子越來越大,公輸媗也能站起來走路了。

公輸媗站在拓跋邀麵前一陣無語。

剛來就給她派活了,命運的齒輪連軸轉,還真不讓人歇著。

不能置之不顧對不對。

可是照顧孕婦前世也冇有經驗。

公輸媗呆站在拓跋邀麵前出了神。

應該就多吃多睡,再蓋個房子,就先這樣愉快的決定吧。

公輸媗小小的手用野草捆綁了一個毯子,蓋在拓跋邀身上。

然後在洞口點燃了火堆,用樹枝圍成柵欄擋住洞口。

“拓跋媽媽先在這裡休息吧,我去找點東西。”

拓拔邀看著麵前才幾個月大的奶糰子手忙腳亂的照顧自己,內心有些慚愧,終究還是冇有說出一句話。

苦命人家孩子早當家啊。

隨後便是公輸媗自言自語的一聲歎息便離開了。

奶糰子出去給自己家的山中獨棟大彆墅去選址去了。

奶糰子找了根樹棍,簡易做了一個釣魚竿,掛著小蚯蚓拋進河水裡。

回去給拓跋媽媽做魚湯。

公輸媗想著既然是家,還是得隱蔽一些,不能到時候出去得罪人,被人連家端了。

房屋如果不打地基的話,可以搭個小木屋,再蓋上茅草,屋裡做個暖爐。

得找個避風的地方,公輸媗望瞭望周圍,東南樹木茂密,適合植物生存的必然是物華天寶,都不用挑,找棵最大的樹,背靠大樹好乘涼。

公輸媗敲定了主意,明天就開工。

今天又是辛苦小媗媗,打工仔媗媗。

悲歎之時,一條小魚兒上鉤啦。

小媗媗把小魚拖到岸邊放進竹簍裡打道回洞。

小媗媗回到山洞,拓跋媽媽都要坐不住了,又擔心自己出去媗媗回來找不到自己,隻能山洞裡等著。

拓跋第一次感覺有個女兒挺好的,但她不忍心媗媗辛苦,她更希望肚子裡是個男孩子,有啥重活就不用媗媗來做啦。

所以夜清寒一出生後便變成了臭小子。

但是夜清寒對公輸媗非常保護。

有什麼事情都搶著妹妹去做。

公公媗發育實在遲緩,一首都是奶娃娃的模樣,也難怪夜清寒非要喊她妹妹。

後來公輸媗才發現自己根本就不是發育遲緩,根本就不長個。

男孩子總得學些武功,公輸媗偷偷跑到少林寺給弟弟投絕世神功。

剛潛進藏書樓,就被藏書樓裡的怪老頭製服,押去交給住持。

住持看這孩子有佛緣,不是大惡之人,便詢問公輸媗來此意圖。

公輸媗在資源匱乏的末世,冇有人會慷慨施捨,所有人想要什麼東西都是靠自己去做,去偷,去搶。

住持的善意讓公輸媗晃了神。

公輸媗搖搖頭這隻是個例外吧。

住持看著麵前呆萌可愛,防禦心強,固執又執著的奶糰子,嘴角露出和善的笑意。

另外主持還送了公輸媗一本內功心法,應該是會對你有幫助的。

公輸媗嘴角尷尬,住持你等我一下。

出門偷偷從空間拿出竹簍,甩出來一堆自己珍藏的小魚乾要拿給住持。

住持笑的更慈祥了,揮揮手。

出家人不吃葷食,施主若要報答,可以先處理好家中事,來此抄經三千卷感謝佛祖。

好的,住持。

等我回來。

主持不放心小奶糰子一個人。

便讓商真跟著去了。

小奶糰子不需要呀,很無語,但也不好意思拂了老和尚的麵子,畢竟人家纔剛剛幫助過她。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