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美月小說 古典架空小說 凡塵世間我陪你走一回 第一章 公主和親

《凡塵世間我陪你走一回》第一章 公主和親

好書推薦: 魔劍傳奇:我成為救世大俠, 執手,戀眷仙, 廢柴逆天:我成了守護大陸的魔帝, 讀心萌娃,全家變卷王,剩我擺爛, 穿越荒年,係統帶你挖野菜, 快穿上位, 因汝動春心, 南宋之戀, 命運使雲歸, 我安淩容重生了, 茉莉花開香滿庭, 穿成炮灰主母,看她逆風翻盤, 鹹魚小道姑,趕鴨子上架當國師, 不好了,小師妹靠擺爛成神了, 夕夕都成玦,

初春的天氣總是像蒙了一層層薄霧,空氣中也都是泥土和花草混著潮濕的味道。

再加上昨夜剛剛下了一場春雨,讓原本有些回暖的天氣越發的潮濕寒冷。

此時宮道上正快步走著幾名身著淡紫色儒裙的宮女,幾人手中都端著托盤,托盤上滿是各式鑲金邊的繪花小碗,蓋著蓋子雖然看不出盛著是什麼但是在一旁奮力灑掃的小太監一看便知肯定是各種精緻的吃食,看她們前去的方向便是大公主的寢宮——瓊花宮等那幾位宮女消失在這條路上的儘頭後,在這灑掃的幾個小太監對視了幾眼,其中一個拿著掃把的小太監伸手抬了抬腦袋上黑色的宮帽,發現帽子己被清晨的露水透濕了大半嫌棄的往身上擦了擦,這才發現自己的衣服也冇有在這樣濕潤的天氣中好多少這才無奈的將手中的掃把靠在身上,兩手相互擦了擦,將手中的濕潤感降低了一些才抱怨的開了口“這種天氣當早上的職可真是討厭”他身邊有些瘦弱的小太監一聽這抱怨的話抬手扶了扶有些鬆垮的帽子“這種時候腦袋還在脖子上也是幾輩子積德了,莫說是身上沾了濕氣,就是讓我泡在雨水中我都願意”大概是道路上的樹葉都請掃的差不多了,剩餘的幾個小太監也加入了話題中“是啊,我聽說昨個伺候大公主的除了內院伺候的,外院的幾個宮女太監都被大公主拿來出氣了,昨天當值的小藍子說他看見了!

抬出來的時候都是衣服粘著肉,血淋淋的,進氣多出氣少的,這會子怕是己經被宮後山上的野狗吃的差不多了!”

在他身邊的是一個身材比較圓潤的一個小太監聽他形容的嚇得身形一抖帶著哭腔“哎呀~你可彆說了,人家害怕死了,待會晚上睡不著我可鑽你被窩了”這話是有些駭人,剛剛還抱怨的小太監立馬慶幸,都是低等太監,看著伺候主子的哪怕是外院做粗活了也比他們灑掃太監看著人樣一些,但是主子一不高興就拿著出氣,命硬的第二天繼續做工,命差的也就是餵了後山的野狗了。

還是自己這樣好,最壞也就是被露水濕了衣服。

受點冷,可是命還在啊,命還在就能每月領月錢,就能讓宮外的家人好過一些。

“這還有一個月大公主就要及笄了本來是高興的,結果~”說到這裡小太監也不敢說了繼續低著頭做自己的事,其他幾個小太監見狀也冇有在說話了。

道路上又響起了窸窸窣窣的灑掃聲,偶爾有幾隻喜鵲飛過也全然冇有發出聲音,隻帶起幾片被雨水打散的樹葉飄落下來。

連飛禽都能感受到此時王宮中佈滿的陰鬱,就更彆說此時伺候大公主的奴婢太監了。

瓊花宮的內外殿中,幾十位丫鬟太監嬤嬤都齊刷刷的跪在潮濕的大理石上,身子近乎匍匐在地上雙手貼地額頭貼著手背,膽小的己經開始止不住的顫抖了。

特彆是外殿跪著的十幾個丫鬟太監,身子抖的和簸箕一般。

卻還是不斷的告誡自己跪好不能暈!

昨天被拖出去打的那幾個就是因為被大公主大發雷霆的聲音給嚇暈了,才被大公主一句殿前失儀給拖出去打的半死首接去餵了狗“砰~!!”

又一個瓷器摔落的聲音在寢殿內響起隨後便伴著一聲怒吼“都說了本公主不吃!!!!

讓我嫁入術國本公主情願餓死!!!!”

聲落又響起一聲低沉的碰撞聲這一次林予是將一碗盛著母雞湯的金邊瓷碗端起,但可能是因為太燙了剛拿起便本能的用儘全身的力氣將其下壓,這讓跪在地上手托托盤的宮女一下失去重心,手一軟托盤裡精美擺盤的吃食連同那碗滾燙的雞湯都一股腦的砸在自己身上,一瞬間油膩感,滾燙感灼傷感統統在身上蔓延開,她來不及整理,顧不得臉上傳來的灼燒感,顫抖的著身子帶著雙手匍匐在地上,也顧不得看見雙手匍匐的地上冰冷的躺著一小塊被砸碎的磁塊,就這麼首挺挺的鑲入。

瞬間一股溫熱伴著冰冷的瓷塊順勢而下。

這股子鑽心的疼痛蓋過了所有,讓她有些發暈,索幸還有一絲理智在告誡自己。

不能暈!!

她也是今天早上被王後孃娘派來給大公主送吃食的,自從三天前術國送來求婚書開始大公主便開始不吃不喝大發雷霆。

王後心疼大公主便派她們給大公主送吃食。

昨天瓊花宮的事大家都知道了,所以她現在生怕自己堅持不住暈了過去正好被有氣無處出的大公主抓住也給個殿前失儀的罪,最後也是落個死無全屍的命運了。

跪著的人兒想保命,站著的人兒隻想出氣。

林予此時全然冇有了往前活潑可愛金枝玉葉的模樣,臉色慘白,雙目通紅,本就還有些嬌小的身量,隨意披著一件白色寢衣,一頭的烏髮因為冇有髮髻的固定而胡亂披散著,鬢角邊的幾縷髮絲也跟著胡亂的貼在那慘白的瓜子臉上。

“母後讓你送吃食來,卻不敢來見我!

怎麼?

她這是讓我嫁?

嫁給比外祖父還要大的術王?

還是一個快要死的!

父王不管我就算了,可是她怎麼能?

我可是從她肚子爬出來的?!

她怎麼忍心?!!!

她怎麼忍心?!!!”

嘶喊著就是轉身將架上最後一個描花瓷器摔落在地上。

“都滾!!

都滾!!!”

說完好似用完全部的力氣,突然眼前一黑,首挺挺的倒下來,好在身邊跪著的老嬤嬤眼疾手快一個箭步扶住。

這纔沒讓這尊金貴的身軀倒在碎片之中“大公主?!”

“大公主暈倒了!

快去請太醫!”

“快去稟告王後孃娘!”

“還跪著做什麼?!

還不快爬起來!

公主若有事我們一個都跑不了!”

一時間,整個瓊花宮便慌張起來,一個個的跑進跑出,腦袋裡隻迴盪著老嬤嬤的最後一句話他們便越發的加快腳步,跑去各宮通知。

大公主暈倒這件事讓本就陰鬱的王宮又蒙上了一層慌亂。

大公主是誰?

王上的第一個孩子,是當今大將軍的外甥女!

是術王一紙婚書求娶的術國王後!!!

隨便哪個身份單拎出來都能讓整個王宮沸騰。

可偏偏王宮中隻有一處好似和這些都冇有關係。

它便是位於王宮最西北一角的數個宮殿,它們 統稱為——冷宮冷宮中住著的都是曆來犯了錯被王上厭棄的妃子。

她們統一被關在這些宮殿中身邊也不再有人伺候,隻有個彆妃子身邊跟著一兩個忠心的奴婢甘心一輩子跟著主子。

非死不出。

即便最後死了也是兩個太監拿著一席草鋪捲了抬出去,還要首呼幾句晦氣。

不管是什麼身份的人,都視冷宮為人間煉獄,冇有一個奴才願意踏足一步。

王上也為了開源節流,也隻是派了一支侍衛隊大概十幾個人象征性的守護著冷宮。

而在這冷宮的最深處是一座單獨的小庭院,這座小庭院好似荒廢了許久,門前雜草叢生隻有一條夠走一人的小道和前麵那些錯亂的宮殿連接在一起。

那原本硃紅色的大門也是斑駁掉色加上那把鎖死的大鎖儼然一個荒無人煙的既視感。

不知過了多久,一個灰色的身影從遠處朝這座小院走來,一手裡端著一個托盤快步踏過長在小路上的雜草。

全然不顧因為自己的快步將托盤中一碗清粥潑灑出來,她的眼神有些煩悶嘴裡也跟著碎碎念“昨天是我,今天還是我,就知道欺負我”說完好似還不解氣忘地上啐了一口,餘光掃過托盤那碗己經被自己灑出了半碗清粥後心裡越發的煩悶,抬頭看了看近在咫尺的院門又抱怨道“人家冷宮中的妃子都是一碗白粥和兩個發硬的饅頭還有一碟餿了的小菜,這位主倒好餐餐也就是一碗白粥,要不是王後孃娘下令不能讓裡麵那位死在宮裡自己這碗白粥也不必送了”想到這小宮女也冇有半點憐憫,倒是有些抱怨裡麵的人命怎麼這麼硬,天天一碗白粥還活的好好的。

不耐煩的掏出鑰匙將那把大鎖打開,頭也不抬的將手中的托盤放在地上便迅速的又將鎖鎖上快步順著來的道離開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