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美月小說 古典架空小說 謀取君心 第一章 入宮

《謀取君心》第一章 入宮

好書推薦: 魔劍傳奇:我成為救世大俠, 執手,戀眷仙, 廢柴逆天:我成了守護大陸的魔帝, 攝政王絕寵之醫絕聖手, 長姐養家:她隨時準備跑路, 我在古代開經營酒店, 係統氣運之子, 低眉順眼久了,還真當我小白兔啊, 同塵錄之江都密引, 去年春恨卻來時, 替嫁醫妃太撩人,殘疾太子無處逃, 自殺預警,反派入世續寫, 影視綜穿:築夢驛站, 神醫嫡女:王爺成了寵妃狂魔, 重生後,覺醒了監獄係統??,

三年一大選的日子終於來臨。

新入宮的宮女們如稚嫩的花朵一般,兩兩一排,緊跟在教導姑姑身後,快步穿行於金碧輝煌的皇宮宮道。

每一塊磚頭,每一片瓦片,都彷彿散發著莊嚴而威嚴的氣息,讓人不禁心生敬畏。

“哇!

好漂亮啊!”

“真大啊!”

方姑姑不耐煩地側頭,用餘光狠狠地瞥了一眼身後嘰嘰哇哇的小宮女們,語氣中充滿了鄙夷:“都看什麼看?

這裡可是皇宮重地,是這普天之下最為尊貴的地方,哪裡容得下你們這些人評頭論足!”

眾人或交頭接耳,或竊竊私語,走過春水閣時,還不忘窺視前方,隻見三三兩兩的貴女們如待放的花苞,亭亭玉立,正靜靜地等候著聖上的召見。

“你們看!”

“哇!

她們是誰啊?”

“她們啊,都是過了複選預備殿選的貴女。”

青岑豎耳聆聽,走在前麵的兩個宮女正竊竊私語著,她左顧右盼一圈,發現周圍的眾人都在饒有興致地交頭接耳。

進宮的那一刻,青岑便心如明鏡,深知自己入宮的目的。

她時刻保持警覺,如履薄冰,生怕稍有差池。。“錦繡,你瞧她們的衣裳,美若雲霞啊!”

“哼,這些可都是名門貴女,進宮後便是金貴的主子。”

錦繡內心極度不平衡,語氣頗為憤憤不平:“白鴿,像咱們這種卑微的出身,哪怕過了選秀,也不過是個低賤的宮女罷了。”

白鴿癡癡地望著那些貴女,眼中滿是豔羨,“真希望有朝一日,我也能穿上如此華美的衣裳!”

“彆做白日夢了!”

錦繡側身輕輕一撞,白鴿便如落葉般被擠出了隊伍。

水桶應聲落地,水如泉湧般灑了一地,恰好浸濕了一位貴女的裙襬。

“啊!”

白鴿愣了片刻,便急忙上前雙膝跪地,為秀女擦拭裙襬。

啪!

清脆的巴掌聲驟然響起。

“混賬賤婢!”

“我這身雨花錦是特意從南春采購,專為今日殿選準備的,你竟然弄臟了,叫我穿什麼去見聖上。”

白鴿淚眼朦朧,額頭不停地磕著地麵:“都是奴婢的錯,奴婢、奴婢給您擦乾淨。”

貴女怒不可遏,抬腳踹在白鴿身上。

白鴿慌忙爬起,雙膝摩擦著地麵向前挪動,不停地求饒:“都是奴婢的錯,請貴女饒命。”

“你說,我該饒了她嗎!”

剛剛閒聊的兩位貴女相視一眼,一位身穿素粉織花緞的貴女心生憐憫,上前為白鴿求情:“雲雅姐姐,她也不是故意的,你就饒了她吧。”

身旁藍衣雲錦的貴女扯了扯她的衣角,輕輕搖頭,示意她不要多言。

烏雲雅惱羞成怒:“陸晚兒,我又冇問你。”

方姑姑踱步過來,弓著身子道:“貴女,這些丫頭都是剛入宮的宮女,蠢笨如豬,您要打要罵都使得,可千萬彆氣壞了自己的身子。”

烏雲雅輕提裙襬,用不屑的眼神瞟了一眼跪在地上的白鴿:“既然你弄臟了我的衣裳,那就用你的手來賠吧。”

言罷,烏雲雅向前邁了兩步,抬腳狠狠地踩在了白鴿的手上。

“痛!

貴女,奴婢知錯了。”

白鴿疼得嘴唇首打顫:“不要,不要踩了。

貴女就饒了奴婢吧。”

剛剛還有說有笑的宮女們皆冷汗凜凜,縮著脖子低著頭。

“請貴女高抬貴足。”

青岑快步上前跪在白鴿旁,伸手抬起了烏雲雅的腳。

烏雲雅惱怒的盯著青岑:“你一個小小的宮女也妄想請我容情。”

“奴婢人微言輕,自然是冇有資格。”

青岑磕頭行禮後,繼續說道:“今日是貴女殿選的大喜事,不宜沾染血腥,恐會誤了貴女的好運道。”

烏雲雅輕笑道:“你倒是挺會說話的,不過,我現在鞋子也臟,心情很不好。”

青岑注意到白鴿手上被踩出的鞋印子,沉思了一會兒,心裡己然有了應對之策,語氣不急不緩道:“貴女彆具匠心,鞋底的蓮花栩栩如生,不過還差了一樣東西。

奴婢鬥膽,願為貴女分憂。”

烏雲雅來了興趣,不禁疑惑:“如何分憂?”

青岑將自己腰間掛著的香囊跟白鴿一併取了下來,將裡麵的香粉給倒了出來,捧在了掌心。

“請貴女高抬貴足。”

青岑用手不停地用香粉磨勻,捧在手心將香粉蹭在鞋底雕刻的蓮花上。

“這小宮女生得挺標緻的!”

陸晚兒笑容滿麵的看著青岑。

“標緻又如何,出身低賤也隻能是個天生的奴婢,隻配給雲雅姐姐提鞋的命。”

烏雲雅聽見奉承自己的話自然得意。

青岑恭敬道:“請貴女走兩步試試。”

烏雲雅試著走了幾步,腳落下的地方皆有蓮花的印跡。

“雲雅姐姐,蓮花都印在地上了,好別緻呀!”

“好特彆啊!”

青岑出聲恭維道:“奴婢雕蟲小技,祝願貴女步步高昇,心願得償。”

烏雲雅得意洋洋地笑道:“好!

就憑你這搖尾乞憐的哈巴狗模樣,我就饒她一命。”

待三人有說有笑地走遠後,青岑才緩緩起身,順帶扶起癱倒在地上的白鴿,將手帕係在她的掌心上,以免鮮血沾染衣物。

錦繡撅了撅嘴:“白鴿,你怎麼如此愚笨啊,剛剛差點害我們大禍臨頭了。”

白鴿抽抽搭搭地說:“你還有臉說,倘若不是你的緣故,我根本就不會犯錯。”

錦繡低下頭,這件事的確是她的過失。

可事己至此,自然不能讓方姑姑認為是她的問題,隻得將責任推到白鴿身上。

方姑姑高聲打斷道:“夠了。

宮女留用須得經過考覈,不能光靠耍嘴皮子,要有真才實學才行,都散了吧。”

“是。”

眾人跟著方姑姑繼續前行著,經過這場風霜,也冇人敢像剛剛那樣說說笑笑的行走,都是一副小心謹慎的模樣。

白鴿故意往後退了兩步,走在青岑身旁,吸了吸鼻子,感謝道:“青岑剛剛謝謝你救了我。”

“不過,那個貴女那麼壞,你為什麼要幫她中選啊?”

青岑語氣平淡:“進宮前我聽了不少宮裡的事,都是福禍相依,到底是好事還是禍事,現在還不一定呢。”

白鴿不解的望著青岑,一路上也冇琢磨明白。

一踏入六司局的那一刻,便感受到了各局的劃分明確。

方姑姑正與選拔總管跟六司姑姑交接著,眾人候在一旁等待著安排。

“走吧!”

眾人跟著方姑姑分彆進了各司進行考覈,少數能力出眾的人被留在了六司局當差,剩下的數十人則是被留下抽簽,分配給各宮伺候主子。

管司衣局的田姑姑不滿的開口說道:“我看青岑這丫頭繡工出眾,不知總管怎的冇留用她。”

茶司的劉管事嘖嘖了兩聲:“這丫頭點茶的功夫纔是一絕,這不我想要這丫頭,魏總管也不願分給我嗎。”

“好了。

這樣有能力的人自然得分配出去伺候好主子們,也不算埋冇她這一身本領。”

魏總管打著馬虎眼,滿意的朝著青岑笑了笑。

青岑抬眼瞥見魏總管腰間掛著的黑穗子,心下瞭然。

進宮前學習這幾年,宮裡王爺的人都埋藏在暗處,什麼樣的人佩戴什麼樣的標記,青岑自然心裡有數。

想必魏總管也是注意到她頭上銀簪,上麵雕刻得梅花印記雖然小卻手工精巧不是一般能工巧匠能雕刻出來的。

兩人對視一眼,互相心裡明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