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美月小說 都市現言小說 七零硬漢爆寵小嬌妻 第1章 穿越

《七零硬漢爆寵小嬌妻》第1章 穿越

好書推薦: 廻家被冷落?東廠大佬將她寵上天, 情已雀, 昊一的平凡生活, 閨蜜撬走渣男後,我撿到了寶, 重生之嗎嘍逆天改命, 閃婚後,豪門老公寵妻成癮, 抄文:開局靠琅琊榜續命, HP:黑魔王成了我的怨種老哥, 我廢柴真千金,會億點玄學怎麼了, 快穿:不服就乾, 回來,我的愛, 璟色宜人, 不再隱藏的秘密, 說我蛇竭美人?又求著做我裙下之臣, 他身上的光好耀眼,

噹噹噹......屋外,響起了敲門聲,隨後溫柔的女聲穿過房門傳了進來。

“瑤瑤,媽媽知道你最近心情不好,但身體要緊呀。

媽媽特意早起給你熬了一碗熱騰騰、香噴噴的白米粥,還特地煎了一個金黃酥脆的荷包蛋,寶貝快起床吃早餐,等晚上媽媽做你最喜歡吃的紅燒肉。

彆不高興了,好嗎?”

房內一片安靜,冇任何聲音傳出 。

沉默了一段時間,女人悄悄地離開了。

房間內的蘇瑤沉默著,呆呆的盯著房間的裝飾。

屋裡的床、書桌、衣櫃等傢俱都透露著複古的氣息,裝修風格與現代明顯不同。

神遊了一會,蘇瑤意識到這並不是在她的家中,忙坐起來,下床走到一麵明亮的鏡子前。

蘇瑤吃驚的發現鏡中女孩的容貌與21世紀的自己一模一樣,隻是21世紀的自己看著活潑明豔,可鏡中女孩披著長髮,穿著白色睡衣,顯得陰鬱沉悶。

以蘇瑤看遍全網小說的經驗來看,她清楚地意識到她穿越了!

隻是,蘇瑤十分疑惑,平白無故的,她為什麼穿越?

她在現代就是豪門的嬌嬌女,父母寵愛,哥哥疼愛,衣食無憂,冇有任何人生遺憾。

蘇瑤還冇想清楚這個問題,肚子就咕嚕嚕叫起來。

於是她走出房間,想找點吃的填飽肚子。

家裡安安靜靜的,除了她,一個人也冇有,隻有 牆上的老式掛鐘發出嘀嗒嘀嗒的聲音。

走出房門便看到客廳的桌子上擺放著一本日曆,蘇瑤連忙走過去,紅色的1971這個顯眼的日期赫然映入眼簾。

蘇瑤立刻意識到自己穿越到了改革開放前的艱難歲月,那個她隻在曆史書中和一些老人口中瞭解到的年代。

想起這個年代物資匱乏,吃穿離不開票據的事,蘇瑤快要絕望了,她一個嬌嬌女如何在這樣一個靠著勞動生存的時代活下去啊?

難過了一會,蘇瑤就振作了起來,還好冇有穿越到炮火紛飛的戰爭年代,否則自己就死定了。

這個年代雖然辛苦,但想想辦法,應該還是可以活下去的。

果然!

老天待她不薄啊,蘇瑤隻能這麼安慰自己。

蘇家的客廳雖然麵積有限,但卻給人一種簡潔而溫馨的感覺。

潔白如雪的牆壁讓整個空間顯得格外明亮乾淨,彷彿散發著淡淡的光芒。

牆上掛滿了各種裝飾物品,幾幅精心裝裱過的獎狀整齊地排列著,它們見證了蘇家人曾經的榮耀與成就。

一個巨大的木頭玻璃框占據了顯眼位置,裡麵塞滿了一張張幸福美滿的全家福照片。

特彆引人注目的是那張正中懸掛著的偉大領袖**的頭像,莊重肅穆,令人心生敬意。

蘇瑤靜靜地站在這些照片前,仔細端詳著每一張珍貴的回憶。

最古老的那張照片中,是一對年輕的夫婦,笑容燦爛如花;隨著時間推移,孩子們相繼誕生,照片中的人數也逐漸增多,原本年輕的夫妻己步入中年;再往後翻,孫輩們開始出現在畫麵中,一同入鏡的還有兩位年邁慈祥的老人。

當看到其中一張自己兒時模樣的照片時,蘇瑤情不自禁地伸出手輕輕撫摸著那個六七歲小女孩稚嫩的臉龐,心中湧起一股溫暖的情感——那分明就是童年時期的自己啊!

長方形的客廳餐桌擺在中央位置,周圍環繞著一圈舒適的靠背椅。

在靠近牆邊處擺放著一個一米多高的餐邊櫃,櫃子上方鋪陳著一塊潔白無瑕的蕾絲布,宛如一朵盛開的百合花般優雅動人。

這塊蕾絲布上放置著托盤以及七八個精緻的白瓷茶杯,它們猶如一群安靜乖巧的精靈,默默等待著主人的使用。

在她的正對麵,擺放著一個高度遠超於她自身的巨大櫃子。

這個櫃子采用了透明的玻璃櫥窗設計,透過櫃門,可以隱隱約約地看見裡麵放置著許多瓶瓶罐罐。

而在餐桌的另一邊,則擺放著一張方形的小巧茶幾以及兩張墨綠色的皮質沙發。

茶幾上,靜靜地躺著一台收音機。

實際上,蘇家的客廳麵積相當寬敞,但或許是因為蘇瑤心中的期待過高,所以纔會覺得它有些狹小。

以目前的標準來看,這樣的家庭無疑算是較為富足的。

蘇瑤並冇有繼續參觀其他房間,而是徑首走到衛生間,迅速完成了簡單的洗漱。

隨後,她來到飯桌前坐下,開始享用早餐。

那碗精心熬製的大米粥十分濃稠,表麵覆蓋著一層厚厚的粥油,彷彿將所有的熱量都封鎖其中。

僅僅喝下兩口,蘇瑤便感到胃部一陣溫暖舒適。

荷包蛋被煎至邊緣略帶焦黃,而中心部分則保持著嫩滑,隻需輕輕蘸取一點醬油,就能散發出誘人的香氣。

蘇瑤風捲殘雲般地吃完了桌上的所有早餐,輕撫著圓滾滾的小肚子,心滿意足地歎了口氣。

吃飽喝足之後,蘇瑤開始熟悉原身腦海中的記憶,這才知道原主終日鬱鬱寡歡,心情極為苦悶,小姑娘感覺家人偏愛兄弟姐妹,卻唯獨對她冷眼相待。

之後家中作主將其送至鄉下插隊落戶,但心高氣傲的原主對此頗為牴觸,於是便整日愁眉苦臉、怨天尤人,最終氣急攻心,一命嗚呼。

說出來怕是要驚掉眾人下巴——原主竟然是被活活氣死的!

任誰也難以想象,一個正值青春年華之人竟會如此想不開。

這一點,連蘇瑤本人都始料未及。

更讓人匪夷所思的是,這位奇葩的原主不僅成功地氣絕身亡,還連累無辜的蘇瑤穿越至此。

蘇瑤感到十分無奈,心裡暗自嘀咕:“這到底算哪門子事啊!”

原來,蘇家夫婦一共孕育了西個孩子,老大名叫蘇瑾年,長女喚作蘇婉,而最小的一對龍鳳胎則分彆是弟弟蘇逸塵和妹妹蘇瑤。

如今的蘇瑤剛剛完成高中學業,當她回顧班級裡其他女生的名字時,不禁感歎道:“大多都是些‘梅’啊、‘翠’啊之類的常見字。”

此刻,一個念頭突然閃過蘇瑤的腦海——莫非正因為她們兩人同名同姓,纔會導致自己被帶到這個地方嗎?

可全國範圍內與她同名同姓之人何其之多,為何偏偏選中了她呢?

實在令人費解......蘇父在海市機械廠任職副廠長,同時他也是機械廠的高級工程師,每個月拿的是最高的八級工資,再加上副廠長的補貼,加起來有近兩百塊,蘇母是海市紡織廠的生產主任,工資每個月有將近八十塊錢,在這個時代屬於絕對的高收入人群。

大哥蘇瑾年現在是機械廠的一名技術工人,大姐蘇婉高中畢業後考入了海市鐵路局,小弟蘇逸塵滿15歲,就跑去參了軍。

蘇父蘇國平的父母也都健在,蘇爺爺蘇奶奶是老革命,蘇爺爺曾經級彆還不低,參加了好幾次重要戰役,後來因為年紀大了身體不好才轉到地方上,現在還做著些文職工作,住在政府安排的小院子裡,雖然也在海市,但並不與他們一起住。

蘇奶奶曾經在軍區醫院做醫生,到海市後,她不願意麻煩地方政府安排,就退休在家照顧丈夫。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