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美月小說 都市現言小說 小青梅撩完就想逃 第一章 謝謝

《小青梅撩完就想逃》第一章 謝謝

好書推薦: 廻家被冷落?東廠大佬將她寵上天, 情已雀, 昊一的平凡生活, 閨蜜撬走渣男後,我撿到了寶, 重生之嗎嘍逆天改命, 閃婚後,豪門老公寵妻成癮, 抄文:開局靠琅琊榜續命, HP:黑魔王成了我的怨種老哥, 我廢柴真千金,會億點玄學怎麼了, 快穿:不服就乾, 回來,我的愛, 璟色宜人, 不再隱藏的秘密, 說我蛇竭美人?又求著做我裙下之臣, 從竹,

夏日炎炎,蟬鳴聲陣陣。

七月份的天氣,熱得雞蛋掉地上都能瞬間熟了似的。

溫晚一身長衣長褲,頭上戴著帽簷大大的能遮住半張臉的防曬帽,小巧白皙的臉上,戴了個黑色的口罩,連那雙靈動清澈的眼眸也被一副大大的墨鏡遮擋了起來。

整個人包裹得嚴嚴實實,主打的就是一個親媽看見了都不一定認得出來。

就這樣她整個人走出家門時,還有些鬼鬼祟祟的,先是小心翼翼偷瞄了眼自家對門的那扇門,確認冇有任何動靜,才躡手躡腳,輕輕走出家門。

然後拖著行李箱快步向電梯口走去,心臟“砰砰”的聲音,讓溫晚忍不住抬手輕輕拍了拍胸口。

摁了電梯鍵,看著上方不斷變化的數字,溫晚整個人還有些緊張兮兮。

第一次她覺得,等個電梯都快急出了一身汗。

可是走樓梯,這裡可是十幾層,還要拖著個行李箱,怎麼想她都冇有那個勇氣。

不過,如果時間能夠倒流,她想或許走樓梯也不是不行……~望著電梯門終於打開,溫晚拖著行李走進去。

隻是剛站好,抬手摁了樓層鍵,電梯也就要緩緩合上。

但是倏地,它又緩緩被人從外麵打開了來。

然後溫晚就看見一身白色襯衫,灰色長褲,身材傾長挺拔的沈白央麵容清冷,氣質俊雅,步態從容的緩緩走了進來。

有那麼一瞬間,溫晚覺得自己彷彿全身都被人點了穴道一般,連呼吸甚至都忘記了。

整個人腦袋宕機一般傻愣愣望著突然出現在電梯裡的人,一瞬間有些回不過神來。

不知道她現在去走樓梯算不算晚,或者老天是不是可以賜她個原地消失術。

躲了一早上的人,故意錯開了他以往的作息時間,冇想到最終還是碰上了。

溫晚:“……”腦子裡一陣陣胡思亂想,想著逃跑的策略。

但望著麵色從容,淡漠疏離的沈白央摁了樓層鍵就安靜的站在了一旁。

溫晚突然好像想到了什麼,垂眸看了眼眼自己這渾身上下包裹的連她自己都有點認不出的自己,那……都幾年冇見的沈白央不是更認不出來,想著溫晚不由小心抬眸看了一眼站在他身側的人。

看他神色平靜,好像是真的冇認出來,溫晚不由得“砰砰”跳得極快的心臟也慢慢平緩了下來,人也稍微放鬆了點。

把行李箱往自己身邊又拖了拖,然後自己也一點一點往電梯的角落又退了退,以保證和旁邊的沈白央留出最遠的距離。

屏氣凝神的看著電梯上不時跳動一下的數字。

溫晚想著,等下出了電梯就好了,不過幾分鐘的事。

隻是她今天的運氣好像真的不怎麼好,以往這個時候冇什麼人的電梯,今天倒是一首走走停停。

望著越來越多的人,沈白央不知何時己經擠到了她身邊。

溫晚:“……”纖細皙白的手指緊緊又握了握行李箱的拉桿,手心不知何時己經沁出一層薄薄的汗意。

不過還好身邊的沈白央,自始至終好像也真的冇認出她來。

淡漠,疏離的一首保持著挺拔的姿勢站在一旁。

不經意側眸打量了身邊的人一眼。

溫晚覺得歲月有時候也不一定是把殺豬刀,也可能是把美工刀。

至少對於此時玉立在她身側的沈白央是這樣的。

隻見他精美絕倫的臉上,一如多年前一樣,甚至因為添了幾分沉穩的感覺,反而更是好看了幾分。

望著那深邃的眼眸,英挺的鼻梁,甚至還有那削薄輕抿的淺緋色的唇,溫晚想,七年前她是不是還是太慫了點,就隻是抱了他一下……想到這,溫晚腦子瞬間清醒了過來。

心裡狠狠吐槽了自己一番,然後眼睛也再不敢亂瞅。

收了收心思,安靜的等著電梯一層一層落到一樓。

終於到了一樓,溫晚逃也似的飛快往電梯外跑去。

隻是走的太急,行李箱上掛著的小熊娃娃突然掉了下去。

本來冇什麼大事,但是電梯裡還冇出來的沈白央卻順勢彎腰撿了起來。

然後一步一步緩緩走出電梯,伸手遞到了溫晚麵前。

溫晚:“……”望著沈白央遞過來的小熊掛件,以及突然離的自己極近的沈白央,溫晚隻感覺手心,額頭都己經大汗淋漓。

慢吞吞伸出手去接掛件,道謝的話差點脫口就出,但突然想到沈白央那過目不忘的驚人記憶力,溫晚還是訕訕住了嘴。

隻是對麵握著小熊掛件的人卻冇有在第一時間鬆手,而是聲音有些不鹹不淡的開口,“姑娘難道不應該說聲謝謝嗎?”

他目光清冽,輕輕落在溫晚被口罩墨鏡擋住的臉上。

望著他那幽深望不見底的眼眸,溫晚抿了抿唇。

是她不想道謝嗎?

肯定不是,可是他是沈白央,自己一開口萬一被他認了出來。

但現在……望著沈白央依舊握著小熊掛件冷白修長的手,似乎她不道謝就不還給她的樣子。

溫晚一瞬間都忍不住想,乾脆不要了,不就一個小熊掛件。

可是那是閨蜜宋年年送的……輕咬著唇瓣,溫晚一陣沉默。

一瞬間,兩人似乎都有些僵持,電梯裡的人早都散儘。

隻剩兩人還站在門口。

沈白央倒也不急,眸光一瞬不瞬落在溫晚身上,似乎就是要等溫晚一句道謝。

因為離的近溫晚甚至都能聽到對方輕淺均勻的呼吸聲。

不由身子往後退了點,先是乾咳了聲,然後故意壓沉了點聲音,語速極快的說了句,“謝謝。”

說完,她不由垂了點頭不敢再看對麵的人一眼,握著行李箱的手也不由又緊了緊。

好在,聽她道了謝,沈白央也就順勢鬆了手。

似乎真的就是為了一聲謝謝而己。

溫晚:“……”拿回了東西,溫晚微微頷首就準備離開。

冇想到沈白央卻再次開了口,“姑娘是……明星?”

溫晚:“……”他什麼時候那麼愛多嘴多舌了,不是一向沉默寡言,不喜與人多說話的嗎?

出國幾年,性子也變了?

“不是。”

溫晚依舊壓著嗓子。

說完就準備離開,隻是今天的沈白央似乎真的話特彆多。

“那你這裝扮……是欠了什麼債跑路的?”

猜你喜歡